赵耀彤

6篇文章

念斌案倒逼正义,还是打开潘多拉魔盒?

赵耀彤

作者:赵耀彤,山东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副院长 念斌被福建高院宣判无罪后,舆论场上照例是热闹和欢呼,字里行间洋溢着胜利和幸福,喜悦地谈论正义的降临,同时还很识时务的将它和即将召开的四中全会联系起来,用它来隐喻法治春天的气息。照例的同时仍然是照旧,对政法模式的批判、对刑讯逼供的讨伐、人权、程序之类的“当然正确”再一次充斥坊间,组成或大或小的一篇篇文字,共襄出国人的集体狂欢。激情和畅快之时,那个叫“虾”的可以从名字就大概知道其草根出身的贫苦女人的伤痛,那两个惨死的孩子——这些是在平时足以调动大众全部的同情、怒火和口水——统统隐去了,人们也不愿意正视“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念斌投毒”不等于“念斌没有投毒”这样不识时务(是的,不识时务)又让人不舒服的问题,而多少有些虚骄的躲在程序公正、疑罪从无、现代法治文明等等光彩炫目的大词下面感受甚至享受自己突然增长的理性和智识,让自己文明和现代起来,让自己和先进者、引领者们一起见证了正义的降临。   一、两种正义 被告的确没有杀人,法官判决其无罪,这是一种基于善恶报应观念的广为接受的传统正义。如果人们能够确信自己在事件中秉持的是这种正义观念的时候,他的内心世界是和谐的,良知与规范在这里没有对立。我们可以把这种正义称为正义一。 被告或许没有杀人,或许就是他杀了人,但检方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杀了人,法官也要基于疑罪从无的“现代法治”原则判决其无罪,这同样被视为一种正义。并且,由于近二三十年不遗余力的观念传播,这种正义已经具备了相当广泛的受众基础——在许多公共讨论中,我们发现它已然成为讨论者不证自明的知识背景,成为一种新的、当然正确的“常识”。这种正义我们称之为正义二。 正义二尽管已经是公共讨论中的当然正确,但当它遇到具体的案件时则多少还是有些气虚,毕竟它有相当大的可能意味着你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烧杀奸掠的恶棍从法庭走出去,带着更丰富的反侦察、反审判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