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永乐

7篇文章

章永乐:如何在二十一世纪阅读康有为

章永乐

《万国竞争:康有为与维也纳体系的衰变》是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章永乐的新著,作者从从康有为对于其生活时代的国际体系的解读和回应切入,以全球史的眼光理解康有为的法政思想以及近代中国道路。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丁耘认为,该书从全球史的视野理解康有为思想与近代中国道路,意在解释康有为何抓住了正确问题,却抛出了错误方案。 国庆期间,章永乐通过电子邮件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关于康有为,章永乐认为,“要对康有为形成一个总体的把握,就有必要了解康有为是如何思考国际秩序并形成对时代潮流的判断的。康有为即便在论述内政主张时,也经常以列国治法为参照,分析哪国的做法更接近“公理”,值得中国效法。因此,我们如果不理解他的世界图景,也就很难全面理解他的内政主张。” 章永乐,浙江乐清人,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政治学博士,兼任北京大学法治研究中心副主任,英国埃克塞特大学大学全球中国研究中心国际研究员,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研究员等,曾为德国柏林高等研究院访问学者(2014-1015年)。著有《旧邦新造:1911-1917》(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初版,2016年第二版)及《万国竞争:康有为与维也纳体系的衰变》(商务印书馆2017年版),在中外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近期研究重点关注国家建构与宪制变迁、帝国与国际法、政党与代表制、法律伦理与政治伦理等议题。他的专著《万国竞争:康有为与维也纳体系的衰变》于2017年8月出版,引发学界广泛关注。 作者2015年摄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康有为贡献了一个非常独特的思想样本” 澎湃新闻: 一直以来有关康有为的研究,或是聚焦于他作为激进的维新派的一面,或是重视他作为保守的保皇派的一面。而《万国竞争》一书着重于考察康有为的“世界观”,展现了康有为不为人知的一面。这是否可以代表康有为在你心中的形象?你是否认为这是他最有价值的一面?可以综…

章永乐:康有为的“纵横家时刻”:1895-1900

章永乐

[摘要] 从1898-1899年中、日、美、英同盟乃至“合邦”的主张,到1900 年破解大国瓜分中国的协调关系的策略,康有为试图扮演一个类似于“纵横家”的角色,但其主张全部落空。作为一个职业外交界的圈外人士,他对列强之间的丰富多样的协调渠道缺乏真正的了解,对中国在列强前面的议价能力也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他对于维也纳体系的“大国协调”与“文明等级”的认识已相当清晰,其以“均势”破解“协调”的思路,从原理上不乏洞见,只是未能找到落实这些思路的有效方法。

章永乐:维也纳体系的崩溃与康有为君宪主张的边缘化

章永乐

[摘要] 康有为对君主立宪的坚持,或许可以被理解为其理论的彻底性的体现,而他的基础理论,又扎根于19世纪维也纳体系的政治经验。正是在一个由对共和革命的恐惧所带来的国际体系之下,他完成了其“三世说”的建构,将君主立宪制设定为“升平世”的主流政制,而共和制则属于遥远的“太平世”。既然“太平世”仍遥遥无期,那么从逻辑上说,中国现阶段应当追求的,就是君主立宪制。但是,一战已经深刻地改变了国际体系,世袭君主国在国际体系中的主导地位,确实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章永乐:2015两会富豪代表如何代表人民?

章永乐

[摘要] 观察者按:据媒体报道,参加2015年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中,36位富豪的身家超过1.2万亿元人民币,引发网友热议,这也促使我们思考以下问题:人大在中国政治体系中承担何种功能和定位?人大与执政党有什么关系?人大代表中官商比例过高是否合理?如何避免普通劳动者被企业家和社会名流“过度代表”?中共和各级人大如何加强自身的“代表性”?“人大代表专职化”的思路是否行得通?本文摘自鄢一龙、白钢、章永乐、欧树军、何建宇著:《大道之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2月出版,观察者网首发。

美国独立建国的神话与现实

章永乐

   (章永乐,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人们似乎习惯于这样一个美国独立建国的历史叙事:一群在旧大陆受到迫害、走投无路的清教徒,坐着船到新大陆上寻找他们的乐土。他们在北美建立了殖民地并推行“孤立主义”的路线,对外部世界并无兴趣。然而宗主国英国仍然步步紧逼,征收重税却不给政治代表权。最终,他们在迫于无奈之下揭竿而起,宣布独立,并战胜了宗主国的军队,获得自由,并通过协商建构了一个优良秩序。不过,这个“官逼民反”的故事包含了大量神话的成分,就连普通美国人也不知道其真相。 (一) 有两本书将有助于我们认识这些虚构,一本是美国新保守派的代表人物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所作的《危险的国家:美国从起源到20世纪初的世界地位》(Dangerous Nation: America's Place in the World, from its Earliest Days to the Dawn of the 20th Century),另一本是英国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所作的《帝国:不列颠如何缔造现代世界》(Empire:How Britain Made the Modern World)。 这两位作者都是货真价实的“帝国主义者”,卡根试图追溯美国的扩张主义传统,以便论证当下的扩张主义合乎“祖宗成法”;弗格森则试图突破当代世界的反殖民主义主流共识,赞美大英帝国的历史功绩。两位作者的直接意图并不是要破除美国独立建国神话,但却产生了“祛魅”的意外后果。下文将一一标识出这两位作者为我们所提供的“祛魅”点。 第一,到北美的人都是因为受到宗教迫害,从而希望在新大陆上建立“山巅之城”吗?卡根指出,没那么简单。一小部分人也许是如此,但新大陆的发财机会迅速冲淡了清教的宗教乌托邦。更何况,在清教徒抵达新英格兰以前就已经建立的弗吉尼亚和其他沿切萨皮克湾两岸的定居点,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