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华

杨华,男,湖南宜章人,社会学博士,现为华中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人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农村阶层分化、农民自杀和农村政治社会学。邮箱:yanglaizhi1981@163.com

24篇文章

杨华:华中乡土派的经验立场

杨华

一 华中村治研究在本世纪之初转向转型期乡村社会性质研究,也就是乡村治理的社会基础研究。该研究试图通过对全国不同区域农村进行深入调研,来理解当前中国乡村社会的状况及其区域差异,从而理解法律、政策和制度进入不同乡村社会的过程、机制及其后果,并力图透过自上而下、自外向内的政策、法律和制度对乡村社会的进入差异来理解乡村社会本身,进而去探讨法律、政策和制度制定的问题。这样,其研究就进入到了专题研究和区域比较的操作化阶段。2005年以后,华中村治研将学术精力更多地倾注于动态的整体社会变迁。这样,传统社会学的经典命题,诸如代际关系、婚姻家庭、亲属制度、私人生活、夫妻关系、情感、纠纷、人情、公共空间、自杀等也就进入了研究视域,新话题如上访、土地制度、乡镇运作、阶层分化、征地拆迁、农业经济、群众路线等不断涌现。 在华中村治研究2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每个阶段都有一定数量的研究成果和理论观点生产出来;每次研究转型都在继承一些基本理念的基础上,要突破原有的视野和研究领域,从而推进研究上一个新台阶。在继承与发展的过程中,华中村治研究逐渐地形成了自己的一些特色,积累了自己的一些经验,创造了自己的一些研究范式,被称为“华中乡土派”。 华中乡土派具有自己关于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本文的主要目的是要就华中乡土派的基本经验立场,做一个初步总结。   二 “朴素经验主义”是外界对华中村治研究及其学派的一个基本印象,他们认为这样一群人深入农村调查,吃苦耐劳,不畏艰辛,掌握了农村第一手材料,其勇气和学术干劲是值得鼓励和提倡的,且对材料的搜集也是必要的,这是走向真学问的第一步。但他们同时也认为,这群人空着脑袋下乡,不带预设进村,甚至从骨子里鄙视理论、痛恨框架,带回来的除了一堆死材料外,别无他物。所以这群人的经验是朴素的,是唯经验论的,甚或是反智主义的。这是外界对华中乡土派的最大批评,也是最…

杨华:“政府兜底”:我国农村社会冲突管理中的现象与逻辑

杨华

[摘要] 当前我国农村社会冲突进入频发期,对其管理构成了基层政府公共治理和社会管理的主要内容。研究发现,政府作为第三方对社会冲突各方进行调解时,为尽快化解冲突而对冲突方作出补偿。这种“政府兜底”现象,在农村社会冲突管理中颇为常见。本文对“政府兜底”的现象、内涵、表现、形式、路径、逻辑及其影响进行了全方位分析,认为冲突各方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通过不断“闹大”将社会冲突转变为政府要立马解决的政治事件是政府兜底的前提,而“兜底”则是在现有制度和社会环境的总体约束下,作为理性人的政府及其主要官员作出的理性选择。尽管“政府兜底”在短时期内使社会冲突得以化解、社会秩序重新恢复,保障了农民的某些权益,但也造成了一系列负面后果。政府应在社会冲突管理中通过制度建设来规范社会冲突,提高社会冲突管理的制度化水平,避免丧失原则和底线的随意兜底。

杨华:中国农村的去阶层分化机制

杨华

[摘要] 调查表明,占中国95%的广大中西部农村地区有农民分化的现象,却没有形成明显的社会阶层。这与广大中国农村存在“去阶层分化机制”有关系。这种机制主要包含着三重基础,一是以血缘地缘关系为关联模式的社会基础,它“中和”了农民分化,分化的农民在社会交往上仍然具有相似性和一致性。二是以半工半耕结构为生计模式的经济基础,它使得中国大部分农民处在中等收入水平,经济上分化不大,从而能够“抑制”消费水平、价值观念和社会交往等层面的分化。三是以上层走出村庄为生活面向的价值基础,它使得先富农民搬出村庄后留下了一个以中等水平为竞争参照系的价值再生产机制,从而“消解”了村庄大部分农民在走向成功、获得人生意义的道路上的心理距离,使农民在主观上就不存在分层。这三重基础共同作用,构成了中国农村的去阶层分化机制。

杨华:“无主体熟人社会”与乡村巨变

杨华

[摘要]  “无行动主体”与“无主体性”是一个整体,只有将两个层面有机结合起来,对“无主体熟人社会”的理论建构才是完整的,对农村社会现象和问题的解释才会更全面、更深刻、更有力度。这样,“无主体熟人社会”就不仅囊括了“身体不在村”的理论内涵,还包含了“人心不在村”的理论逻辑,从而既能解释广大中西部“空心村”出现的现象和问题,也能解释人心不在村的“非空心村”现象和问题。进而,在农村社会建设和社区重建上,就不仅是要在留下更多的青壮年劳动力上下功夫,还要在农民“人心”的改造上下功夫,这就需要重建农民的横向联系,以重构不仅有行动主体,而且有主体性、公共性和归属感的熟人社会。

杨华:农村婚姻中的归属与爱情——湖北大冶农村调查

杨华

[摘要] 归属的逻辑讲究的是妇女的婚姻行为,尊崇最终的目标,按照公共的规则在一定的社会结构中展开,最终走向早已设定好的归属,以完成人生的意义,在这里婚姻只是手段。在这里,爱情是走向归属的中介之一,归属是目的,爱情没了,归属依旧。爱情的逻辑,则是指婚姻本身是爱情自然而然的结果,它按照私性的规则在两个人的互动中展开,避免其他人的介入,婚姻作为爱情的载体而存在,爱情不在,婚姻不存。归属逻辑向爱情逻辑的转换,意味着妇女的人生意义发生了根本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