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启梁

11篇文章

王启梁:网络时代的民意与法律应有之品性——从昆明“躲猫猫”事件切入

王启梁

[摘要] "躲猫猫"事件演变为公共事件,源于公众的知情权受阻及对法律的不信任。公权力如何恰当地对待民意将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网络具有脱域性,网络民意因此超越了地域性限制,能在政治或法律事件中产生巨大的舆论影响。网络时代的民意对法治建设而言有如双刃剑,有利有弊。对于当代中国而言,法律最需要的品性是人民性和运作的独立性,它们是树立法律权威必不可少的两个支点。民意应当经由合适、有效的途径进入法律实践,否则将损害法律的权威。

王启梁:法律世界观紊乱时代的司法、民意与政治——以李昌奎案为中心

王启梁

[摘要] 李昌奎案件代表了一类“简单的”“难办案件”,无论法官如何决策,此类案件的处理结果都不能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其产生的原因却来自于司法系统内部。该案反映出这是一个法律世界观缺乏整体性和融贯性的时代。民意、司法与政治之间复杂的互动以及社会对刑事司法系统的不信任虽非中国特有的问题,却暴露出部分司法人员和学者对司法公信力、合法性、稳定性的理解是单维、偏颇的,缺乏健全的司法理念。经由对该案的讨论,笔者提出司法应该弥合而不是加大法律与社会的差距,如果司法要变革社会,必须满足民众对公正的基本心理需求。另一方面,媒体的兴起使人们得以在事件流中辨识法律的社会意义,多元的法律世界观有可能获得融贯。

王启梁:进入隐秘与获得整体:法律人类学的认识论

王启梁

[摘要] 法律人类学是一种观察视角和研究方法,是反思和创新法律理论的社会科学进路之一。此种进路主张在法律与社会之间建立起关于秩序融贯性的思考,其贡献主要是提供出一种关于法律和法治的认识论。法律具有“双重建构性”,即法律是建构的结果,同时是一种建构性的工具。法律人类学强调深入观察法律实践,高度警惕法律的建构性可能产生的暗面,在法律实践-法律教义-法律理论-社会实际几者之间获得一种整体性观察和反思性理解,发展出合适的、能够理解中国自身的法律理论,在智识上促进法律理论与法律实践、法律教义与社会实际之间的融贯。

王启梁:国家治理中的多元规范:资源与挑战

王启梁

[摘要] 多元规范的格局是国家治理需要面对的社会事实。多元规范作为国家治理的资源,首先基于法律是国家构建超时空秩序的基础性制度资源,是国家用以结构化社会的基本力量。其次,社会性的规范是复杂社会中微观秩序来源的关键性因素,对日常秩序的形成具有基础性作用。而多元规范对国家治理形成挑战或阻碍则主要是源于两种情形,一是多元规范间的互动产生出冲突等意外后果,导致治理效能受损等难题。二是规范的多元性下降或不足,导致国家面对基层的日常秩序维护和社会问题时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治理效能低。国家的规范整合能力直接决定着多元规范是治理的资源还是挑战。当前国家治理中的规范整合面临三个主要任务,即国家正式规范的内部整合、法律与党规党纪的整合、国家对社会性规范的整合,并应注意整合的限度。

【悼】王启梁:纪念江波

王启梁

(易江波博士在云南大学授课) 2015年4月13日凌晨,好友易江波不幸辞世。我就在他身边,在惶恐、无助、悲痛中眼看着他殒落,不知所措,失魂落魄。朋友们开始以各种方式祭奠着他。我无法直面这个残酷的事实。他鲜活的面孔和生动的语言总是浮现眼前和脑海。直到有一天,痛哭了几场,我终于不得不承认他已经离我们而去。当我开始写下这篇文字时,表明了我开始“正面面对”——这个词来自《心花路放》,是江波我们俩经常讲的话,有许多含义,既包含了人生态度,也是学问之道。 同样是4月,几年前,却仿佛已经很久。在柏峰的引介下,我和江波第一次见面。此前,已有不少友人和我说过,必须要认识江波。江波、柏峰、成凡我们喝得很高兴,聊得非常畅快。江波送我其著作《近代中国城市江湖社会纠纷解决模式》,我在机场和飞机上读了大半,回到家没停息一口气读完。后来写下读书心得《不能治江湖亦不能治大国》一文。蒙吉林大学钱大军兄约稿,发表在《法理学论丛》第六卷。 我每年都要到武汉几次,每次必定和江波见面,他知我,常备本地土酒。最长的一次待了一个星期,江波、柏峰、成凡、罗鑫、廖弈等好友每天聚首,聊学问,谈人生,吃美食。好不快哉! 我曾经的博文中写道:“南北交界,江湖相接,这是武汉的地理特点,也是武汉的文化和社会特点,我爱这个江湖。在这里有好友知己,每次想起在东湖边风光村或某个不知名的夜摊,几个好友把酒言欢,海阔天空地聊着天南海北的事,言说着对人生的体验……我都会感动,我都会想下次再回武汉。”今天,再看这些文字,心情大不一样。 江波的为人,可用“侠士”二字来说。江波身上有古人风范,对朋友极重义气,有求必应,豪放而又自持。我们的交往很密切,一半是交流学术,一半是交流人生。江波对许多东西看得很淡。有一些朋友惋惜他系出名门,却不在学术中心,埋没了一身好学问。我很清楚,他的选择一半是因为情义,一半是因为对名利的淡然。在他看来,学问很重要,但终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