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威

滕威,男,1963年出生,汉族,淮安市人,大学本科学历,中共党员,现为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研究室主任。该同志具有较高的政治素养和全局观念,爱岗敬业。近几年来,先后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多次被评为“全市法院优秀法官”、“全省法院审判监督工作先进个人”、“全区十大优秀政法干警”;“全区学科带头人”、“全省法院调研工作先进个人”、“《判解研究》杰出作者”荣誉称号(全国仅3人获此殊荣)、首批“全省审判业务专家”;2004-2011年度淮安市“十大法治人物”等。个人专著一部(《合伙法理论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13年1月版)、编写专业书籍7部,在《人民法院报》、《审判研究》、《人民司法》、《民间法》、《法律适用》等刊物上发表论文100多篇。个人和讯博客主页:http://hytw1473.blog.hexun.com/

3篇文章

滕威:对我国设立家事诉讼程序制度的宏观思考

滕威

[摘要] 家事诉讼程序是具有一定特殊性的民事诉讼程序,也被许多国家称之为身份关系诉讼程序、家庭事件程序、人事诉讼程序等。在法律规范方面应当有许多不同于一般程序的规定。在我国现行的民事法律规范中,无论是实体法还是程序法,虽然都毫无例外地认可身份关系诉讼程序的特殊性,也针对这些特殊性作了一些规定,但相对来说,其规定不仅零散,而且不科学,甚至还有大量的司法解释规范游离于法典之外,使得家事诉讼程序在理论上难成系统,司法实践中难为操作。因此,应当借鉴国外先进的身份关系诉讼立法例,尽快构筑起适于我国情况的家事特别诉讼程序制度。

法官运用法律解释方法之局限性及其克服

滕威

作者现为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研究室主任        一、法官运用法律解释方法的局限性 法官对法律的解释要受到许多因素的限制,并不像公众想象的那样游刃有余,可对法律规范作任意解释。尽管赋予了法官法律解释的权力,但法官能否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妥当地用好解释权,本身也是个问题。笔者认为,法官适用法律解释具有一定的局限性,需要在审判实践中引起足够的重视。      (一)审判实务中运用法律解释方法的局限性 我们常常会在书本上读到一些关于法律解释方法的文章,但千万不要认为读懂了并掌握了这些方法,就可以解释法律了。举个例子:某建筑工程公司为承接某房地产公司工程,以咨询费的名义送给房地产公司6万元,后某建筑工程公司在工程招标中中标,但却因故未能开工。某建筑工程公司遂起诉房地产公司要求返还6万元。一审法院将该6万元定性为赠与,从而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二审则认为,该6万元为商业贿赂,其破坏了建筑市场公平竞争的秩序,遂改判某建筑工程公司给付某房地产公司6万元的行为无效,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从某房地产公司收缴所取得之6万元。[1]从该案例可以看出,一方面,法官不可能完全掌握所有的法律解释方法,另一方面,法官即使解释了法律,也不会意识到所用的是何种解释方法。就像上述案例,一审法院对于某房地产公司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行为未作深入研究,将其接受6万元的行为解释为接受赠与,从而做出错误的判决,而二审法院则运用法律行为的解释方法即目的解释方法,对案件作出了合法公正的判决。笔者作为一个长期从事民事审判工作的法官,深深地感到民法解释对于正确稳妥地适用法律极其重要,但笔者同时也为法律解释学理论距离司法实务太远感到遗憾——司法实务中很少有法官运用法律解释学理论进行裁判的。过于高深的法律解释学理论,易使法官在适用法律时对法律条文产生偏颇的解释,此为法官法律解释受到的局限性之一。   …

倡导符合审判规律的法官业绩考评机制  

滕威

倡导符合审判规律的法官业绩考评机制 ——基于江苏特色审判管理机制的思考 作者现为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研究室主任 本文于2013年8月获“第八届中国法学青年论坛”主题征文优秀论文奖,来源:http://lawinnovation.com/html/xjdt/9797.shtml   江苏法院的审判管理确实具有自己的一些经验传承,但也有自己的一套创新模式。自2003年12月江苏高院下发苏高法【2003】7号《关于建立全省法院审判质量效率统一指标体系和考评机制的实施意见(试行)》以及三个附件[1]以来,江苏三级法院的审判管理包括法官业绩考核,便一直按照该7号文件规定的模式进行运行。在这个模式下,又制定出台了《全省法院法官审判业绩考评管理办法(试行)》、《关于加强全省法院法官审判业绩岗位目标考核工作的意见(试行)》以及《全省法院法官审判业绩考评档案管理办法(试行)》等关于法官审判业绩考评的规范性文件。按照省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的说法,“法官审判业绩考评主要包括法官案件审判质效考评和司法能力考评两个方面。”“全省法院基本实现了审判质量效益管理与法官审判业绩考评、岗位目标考核管理的有机结合”。[2]“在以评估指标体系为导向的审判管理考评机制的引领和支撑下,全省法院审判工作不断朝着良性循环的方向发展。”法官岗位目标管理是审判质量效率管理和法官审判业绩最重要的接合部,也是广大法官自觉追求审判质量效率最重要的激励机制,无疑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这样的考核体系及机制是否真正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恐怕尚有疑问。 笔者认为,现有的考评机制并非白璧无瑕,甚而作为完美经验加以推广。从近几年三级法院法官的普遍反应及文件的贯彻情况来看,考评机制并未得到绝大多数法官的认同,反而出现普遍抵触的情绪,审判质量效率管理的作用也通常只是数据上的自说自话,数据管理与实际情况不符,更与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