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

18篇文章

机制与逻辑:关于中国社会稳定的研究

孙立平

近些年来,由于社会矛盾的激化,中国的社会稳定问题在引起多方面的关注。许多研究或明或暗地预示,如果这些社会矛盾得不到缓解,某种形式的社会动荡就可能会发生,有人甚至认为,现在已经到了1989年社会动荡的边缘(王绍光等,2002)。 因此,如何分析和判断中国社会稳定的形势,就成为判断中国社会未来走势的一个重要因素。但从目前有关的研究来看,研究社会不稳定的基本思路是分析某些社会现象的结构变数与社会动荡的关系,而对其中的机制与逻辑缺乏足够的关注。本文将从某些结构变数发生作用的机制和逻辑入手,来探讨社会不稳定发生的可能模式。 一、社会动荡的类型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对社会动荡的讨论虽然有很多,但对社会动荡却缺乏明确而具体的界定。人们所说的社会动荡指的是什么,往往是非常的含糊不清,是指有组织的集体上访?有一定规模的游行和示威?还是指一种大规模的社会运动或造反或非法暴力?要使问题进入可讨论的状态,就必须对所要讨论的问题尽可能加以明确的界定。 为了明确起见,我们在这里将社会动荡划分为如下的几种类型: 1、 小规模的常规性的社会抗拒。 这主要是指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的诸如集体上访1和小规模的游行示威等社会抗拒形式。这种社会抗拒的特征,是发生在既有的体制框架之内,规模一般较小2,而且一般不带有强烈的意识形态的色彩和政治目标。之所以将其列入需要关注的社会抗拒之一,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现有的体制缺少处理频发的小规模常规性社会抗拒的安排3,二是无论是官方还是学者似乎都认为,频发的常规性社会抗拒可以引发大规模的社会动荡。正因为如此,中国政府往往要求下级将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2、 局部性的社会抗拒。 这里所说的局部性有两层含义。第一,社会抗拒的目标是单方面的;第二,这种社会抗拒只是发生在某个局部的地区,如一个或几个城市。如2002年年初在大庆和辽阳发生的工人社会抗拒事件,就属于这一种。与前一种社会抗…

为什么尚未共同富裕

孙立平

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 1985年10月23日,邓小平在会见美国时代公司组织的美国高级企业代表团时说。 在过去四分之一世纪的改革中,我国建立了市场经济的基本制度框架,并在市场经济体制的推动下,实现了经济的快速增长。但在同时,理应与市场经济相配套的种种利益均衡机制却没有相应地建立起来,结果就是社会利益格局的失衡以及由于利益格局失衡引致的各种社会矛盾的大量出现。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中国社会两极分化的趋势不断加剧。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的问题,不仅已经开始构成当今中国社会诸多社会问题的基本背景,而且通过抑制需求,开始成为制约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瓶颈。正因为如此,调整利益格局已经成为构建和谐社会中最重要的主题之一。 从收入到消费 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和边缘群体在改革中最早受益,社会中最贫困阶层的收入和生活得到改善。 在中国改革的最初阶段上,曾经存在过一个短期的“平等化效应”。首先,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和边缘群体在改革中最早受益,社会中最贫困阶层的收入和生活得到改善,其中农民和城市中无正式职业者状况的改善最为明显。其次,是社会中的边缘地带出现了兴旺的气象和发展的生机,农村显现出活力和生计,小城镇出现了繁荣。这样的变化是市场经济取向改革的必然结果。因为在此前的再分配体制中,社会财富主要是集中在国家手中,与之相伴随的是社会财富和资源的极度“匮乏”。而在从社会边缘开始发端,以市场为基本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无疑会具有一种财富增长和资源扩散的效应。 在总体平等化效应之下,局部性的收入差距甚至贫富分化开始出现。这种差距和分化主要表现在:为了强化激励机制,在企业内部实行有差别的工资和奖金制度;在新的就业政策和经济体制框架下,允许城市居民进行个体经营,部分本来处于社会底层的人们通过从事个体经营成为最早的致富者,同时与一般劳动者的收入差距拉大;三是…

探寻实践中的逻辑与机制

孙立平

文明是什么?文明在哪里? 无论在社会学中还是在人类学中,关于文明都有许多不同的定义。但如果我们从简单点的层面来理解,不妨说,文明就是社会生活的一种逻辑。这种逻辑包括理解生活的基本方式、基本的价值取向和运作社会生活的基本模式。如果上述这些基本的要素能够构成一个独具特色的整体,我们就可以说这是一种文明。 正因为如此,在《历史研究》这部名作中,汤因比把6000年的人类历史划分为21个成熟的文明,即埃及、苏美尔、米诺斯、古代中国、安第斯、玛雅、赫梯、巴比伦、古代印度、希腊、伊朗、叙利亚、阿拉伯、中国、印度、朝鲜、西方、拜占廷。俄罗斯、墨西哥、育加丹。其中前6个是直接从原始社会产生的第一代文明,后15个是从第一代文明派生出来的亲属文明。另外还有5个中途夭折停滞的文明:玻里尼西亚、爱斯基摩、游牧、斯巴达和奥斯曼。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文明与先进落后没有关系。 在韦伯的笔下,呈现给我们的资本主义文明是一种什么样的形象呢?我们大致可以这样来理解:对现世生活的世俗化态度,行动中体现的一种精于计算的理性资本主义精神,以理性精神为基础的配置资源的市场体制和科层化的社会组织形式。所有这一切,构成了一种新的社会生活的逻辑和运作方式。 因此可以说,文明不是仅仅表现在制度、律法、政府形式等宏观的安排中,更是体现在人们日常生活的实践中,特别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实践中。 记得十几年前,北京举办亚运会的前夕,见到某部委的一个朋友。问:今天没上班?答:没有。单位参加火炬接力的人今天在排练。原来该单位有60个参加火炬接力的名额。朋友接着说,单位的办法是,凡是参加接力的,一人给买一身运动服。怕没参加的人不满意,一人给一个高压锅。不久,又看到一个资料:洛杉矶奥运会也有一个火炬接力仪式,但组织的办法是,交20美元就可以跑一棒。接下来,我们就可以提出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了:如果将两个国家组织火炬接力的方式调换一下,行不行?答案是…

改革争论:超越简单的线性思维

孙立平

近两年,在思想理论界,关于我国改革和发展中的一些重大问题发生了一系列的争论,这些问题涉及如何看待权力与市场、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对外开放与自主发展等等。然而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些争论中,充斥着一种明显的线性思维方式:将特定历史条件下发生的现象当作历史的必然;将某些可以作为教训的历史作为经验;不考虑特殊的历史背景而将某些逻辑绝对化等。在这里,我试图通过对新比较政治经济学(new comparative political economy)一些理论的介绍,引进看待这些问题的一种更为广阔和复杂的视角。 一种超越对立的新视角 其实,有关上述出现在中国的这些问题,大约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世界范围内也集中争论过,而且在争论的过程中形成了针锋相对的两个阵营。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后来被称之为“新比较政治经济学”的一个学派开始出现。这个学派孕育于1970年代,到80年代中期已经在理论界产生了重要而广泛的影响。新比较政治经济学对于发展研究的贡献,与其说在于独特的理论,不如说在于其独特的视角。在面对1960年代逐步提出的有关现代化和发展的一系列争论的时候,他们基本上都不取各执一端的态度,而是依据各种已有的研究成果,来分析经济和社会现象在不同条件下的特殊因果关系。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尤其强调足以影响因果逻辑的中介变量的作用。该学说的目标,就是在一些表面上看起来互相矛盾的理论之间建立起一种互相补充的关系。 促成这种新的视野形成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将一些原来在发展理论中一直被忽视但又非常重要的因素重新纳入到视野之中,如国家的作用、阶级分析、人民群众的作用等,新比较政治经济学重新将这些重要社会因素纳入到了自己的分析之中。 国家与市场的关系 在发展研究中,对于国家或政府在发展中的作用,一直存在着不同的观点乃至针锋相对的争论。 以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和社会进化论为学术背景的研究者主张,应将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降…

利益博弈的一年

孙立平

在去年的年终专稿《利益时代的冲突与和谐》中,我力图表明,中国已经进入一个“利益的时代”。可以说,2005年的中国,利益博弈是最突出的主题之一,而社会生活中的许多事件和现象都与这个因素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就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如何为利益博弈提供制度安排?如何保障利益博弈相对公正地进行?如何解决利益博弈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矛盾与冲突? 利益博弈浮出水面 在2005年,一系列的利益博弈事件将作为象征性的标志,表明中国开始进入利益博弈的时代。 “两税合一”受阻。2005年3月的“两会”期间,“两税合一”的议案没能付诸表决。这意味着统一内外资企业所得税税率的努力再次遭到失败。《华尔街日报》对此报道说:“这使外资企业暂时赢得了一场胜利。” 两税合一问题近几年就在政府部门和学术界中进行酝酿,围绕这一问题进行的利益博弈也就由此而展开。从阵营来看,可以看出,大体是财政部、内资企业和部分专家学者为一方,商务部、外资企业以及一些地方政府为另一方。2005年1月12日,财政部部长金人庆公开表示:“统一内外资企业所得税税率已经迫在眉睫,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不能再拖了。”但也几乎就在同时,2005年1月5日,一份名为《在华投资的跨国公司对新企业所得税法的若干看法》的报告出台。报告提出,希望新的企业所得税法能够就现有的优惠政策给予外商投资企业5~10年的过渡期,并且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在新企业所得税法中给出一个“合理的、具有竞争力”的企业所得税率。这份报告后来被称之为外资企业的联合上书。更有人说,这是外国企业联手要挟政府。在2005年1月中旬,在跨国公司联名“上书”国务院的时候,金人庆曾感慨地说:“现在为中资企业说话的人太少了,而为外资企业说话的人太多了。” 房地产调控与反调控。房地产调控与反调控的博弈,可以说是这一年中涉及利益面最广、博弈技巧最纯熟、悬念最多、结局也最扑朔迷离的一场博弈。房地产是近年来聚集资源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