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磊

1989年生,江苏省淮安市人,四川大学法学院专职博士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基层法治研究所研究人员。主要研究方向:法理学、法律社会学、基层社会治理。电子邮箱:liuleijshy@163.com;lawyerll89@163.com。手机号码:18708129512。

14篇文章

陈柏峰、刘磊:基层执法的“双轨制”模式——以计划生育执法为例

陈柏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青年长江学者

[摘要] 基层执法是法治建设的关键环节,计划生育执法能体现基层执法的一般模式与实践机制。计划生育执法在之前的连带责任模式衰落后,逐渐走向了“双轨制”模式:强调依法行政的法治轨道与强调执行实效的治理轨道并行。在法治轨道上,执法队伍建设正规化,执法权行使规范化,执法过程程序化,强调依法行政、尊重人权,但执法任务难以有效完成。治理轨道成为应对困境的重要选择,它通过压力型体制实现体制内动员,通过半正式行政实现权力的末梢延伸,体现基层治理的综合性,对法治轨道构成有效补充。执法“双轨制”模式是治理转型的产物,既顺应了依法行政、尊重人权的现代法治潮流,也可以提高执法实效,回应基层法治的非规范性、综合性和延伸性,因此可能会存续较长时间。

刘磊:农村分化背景下富人治村的类型及其影响

刘磊四川大学法学院专职博士后

[摘要] 根据农村分化程度,将富人治村划分为阶层分化村庄的富人治村和去阶层分化村庄的富人治村。两种类型富人治村的形成与运作机制存在差异,两种富人治村均有其现实合理性和挑战。阶层分化村庄的富人治村的主导逻辑是“逐利”的逻辑,村庄治理中形成了政治排斥;去阶层分化村庄的富人治村的主导逻辑是“求名”的逻辑,村庄治理总体呈现政治融合的状态。现实中的富人治村是两种类型不同程度的结合,其治理成效和影响会呈现出复杂样态。如何通过加强村民自治制度建设,重视对富人村干部的培养和引导,使其成为基层治理中的积极富有建设性的力量,是国家基层政权建设中需要面对的重要问题。

刘磊:“刁民”的兴起:以党群关系的变迁为视角

刘磊四川大学法学院专职博士后

  (毛泽东是群众路线的主要推动者)   在当代中国的政治语境中,党群关系是认识国家与社会关系的关键,是理解中国政治运作状况的基本因素。以党群关系为核心所建构起来的国家与社会关系,不同于基于西方历史经验所形成的以强调“国家-社会”二元对立的关系。共产党对于党群关系有特殊的定位,认为党群关系好比“鱼水关系”,要保持党与群众之间的“血肉联系”。早在建国初期,共产党最高领导层就指出了党群关系的重要性:“如果党群关系搞不好,社会主义制度就不可能建成;社会主义制度建成了,也不可能巩固。”[1]时至今日,最高领导层依然反复强调要密切党群关系。 在新的时期,党群关系仍然具有根本性意义,但是干部的“群众观”和群众的“政党观”、“国家观”均已发生很大变化,党群关系面临着许多新问题、新挑战。特别是在基层,官员与民众之间形成了紧张的关系,基层治理中的矛盾和冲突时有发生。在不少基层干部看来,现在的群众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刁民’越来越多”;在许多民众看来,现在的干部也不像以前的干部那样勤勤恳恳为老百姓做实事了。可以说,基层干部与民众相互之间的政治信任已经出现危机,党群关系发生了很大转变。尽管基层干部在公开场合很少使用“刁民”这个词,因为这不符合政治正确,但是不少干部在私下里都会用这个词来指代那些不服管、认死理、狡猾、好闹事,或者投机取巧的人,常常感慨缺乏“手段”治理“刁民”。现在“刁民”(本文在中性的意义上使用“刁民”这个词,并不必然意味着对其做出否定性评判)这个在官方政治话语中不具有政治正当性的词频繁出现在基层治理中,这反映出怎样的治理困境,表明党群关系发生了什么样的深刻变化?   ▍从“刁民”到“群众” 在中国古代,官民关系与“顺民-刁民”的划分是相连的,统治者对待顺民和刁民的态度不一样:顺民安分守己,不惹是生非;刁民不服管理,无事生非,一定不是好人。“顺民…

刘磊:基层社会政策执行偏离的机制及其解释——以农村低保政策执行为例

刘磊四川大学法学院专职博士后

[摘要] 以农村低保政策执行为例探讨基层的社会政策执行偏离问题。基层的社会政策执行往往难以实现“完美执行”,执行偏离的机制与基层问题的复杂性紧密相连。农村低保执行偏离是在多方面因素综合影响下出现的政策执行样态。这些因素包括:政策资源增加带来的资源配置问题、多种贫困形态问题、家庭结构变化带来的赡养问题、乡村社会结构中的人情关系问题、基层治理结构中的治理问题等。现有的政策执行的治理体制具有回应和矫正政策执行偏离的能力,但是其治理效果存在一定的限度。需要克服执行偏离带来的负面效应,也需要重视某些情形的执行偏离具有的正面效应,以有效适应基层问题的复杂性。

刘磊:精准扶贫的运行过程与“内卷化”困境——以湖北省W村的扶贫工作为例

刘磊四川大学法学院专职博士后

[摘要] 以湖北省E市W村的精准扶贫为例,考察精准扶贫的运作过程及存在的困境。在精准扶贫中,“贫困村”“贫困户”的认定和识别存在很大偏误,没有准确把握当前农村贫困问题的主要问题,扶贫资源的配置和利用陷入“内卷化”困境。正确把握发展型扶贫与保障型扶贫之间的平衡点,是进一步推进精准扶贫工作中需要面对的重要问题。改进精准扶贫效果,需要从准确认识当前我国贫困问题的阶段性特征入手,以此为基础正确把握特定地区致贫的主要问题,重视完善个体性保障体系的治理机制和公共性保障体系的资源配置模式,提升精准扶贫的实际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