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斌

6篇文章

改革“中间派”凌斌:在集体所有制基础上讨论农地流转

凌斌

【观察者网此前刊发了2014年新莫干山会议的一系列文章,包括《30年后再上莫干山:青年挑战者》、《莫干山札记:有趣的“经济学常识”》、《久有凌云志,重上莫干山——这一代青年的改革心声》等。北大法学院教授年轻学者凌斌与香港大学教授许成钢之间的争论是此次莫干山会议媒体热议的焦点,在土地问题上,凌斌与许成钢的争议在哪里,年轻学者凌斌到底在主张什么?本文为会议之后凌斌接受其它媒体的访谈,在此一并转载,供读者思考。】 9月28日,莫干山会议开幕式主会场,凌斌向台上就坐的数位30年前莫干山会议参加者“开炮”,年长嘉宾齐刷刷回到自己位子。随后凌斌上台并邀请与会者参加晚上的土地议题圆桌论坛。图为主办方提供。 在以“莫干山精神”为主题的“1984莫干山会议”代表对话环节中,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凌斌提问发声,提出挂牌讨论农地改革问题。包括王小鲁、黄江南在内的“1984莫干山会议”代表们欣然让台,鼓励青年人参与改革讨论。凌斌全程参与组织的农村土地改革为主题的“土地制度改革与新型城镇化”讨论组,因讨论内容为改革重点、争论激烈,成为莫干山上最热闹的青年圆桌论坛。 经济观察报:关于农村土地流转的问题,学界争议很大,您此次是带着什么观点参加莫干山会议的? 凌斌:现在激烈争论的两派观点,一派以周其仁老师为代表,强调土地归农,涨价归农,可以称之为“私权派”;另一派以华生老师为代表,强调土地归公,涨价归公,可以称为“公权派”。而这两种观点我都不赞成,我属于“中间派”,主张“中间道路”,发挥政府和集体的作用,居间谈判、统筹协调,实现土地间接入市,在企业、农民、集体和政府之间分享增值收益。 三十年来的地方实验,在保持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不变的前提下,宅基地使用权和农用地承包经营权都在流转,范围和方式多种多样。这是农村土地流转积累的重要经验,应该继承和发展。同时,可以通过缩小地方政府行政强征的范围,弱化政府在土地流转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