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煌

3篇文章

林辉煌:涉警上访与转型中国的法治困境

林辉煌

[摘要] 随着执法规范化的推进,涉警上访的态势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出现新的上访高潮而且上访的性质也在发生异化。“维权论”和“治权论”都没能为涉警上访的失范提供一套合理的解释框架,因为真正的原因在于上访治理的政治原则缺失。政治原则的缺失使上访治理规则丧失辨识、裁断和实践是非对错的能力,导致上访成为不可逆的过程,无理上访拥塞了上访维权的道路;与此同时,警务法治陷入内卷化的困境,警察执法越规范化,对于通过非规范化的手段来解决社会矛盾的需求反而越大。要真正实现警察执法规范化突破转型中国的法治困境,必须重新认识上访制度重新建立信访治理的政治原则。

贺雪峰、陈柏峰、吕德文等:乡政不可怠,乡业不能衰

贺雪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

[摘要] “基层工作很重要,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基层既是产生利益冲突和社会矛盾的“源头”,也是协调利益关系和疏导社会矛盾的“茬口”。把基层基础工作做扎实了,利益关系得到协调,思想情绪得以理顺,社会发展中的不稳定因素就能得到及时化解,各种矛盾冲突就能得到有效疏导,社会和谐也就有了牢固的基础。正因如此,我们党和国家对乡村治理问题高度重视,出台了一系列文件来探索解决乡村治理难题的方法。乡村治理的规范和完善,既需要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也需要地方的试点和创新,这是一个开放性探索的过程,当然也需要我们理论界、学界进一步研究。

农田水利的“反公地悲剧”研究——以湖北高阳镇为例

陈柏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青年长江学者

[摘要] 在税费改革、水利市场化改革和乡村治理体制改革的综合作用下,高阳镇陷入了集体大水利无法利用的“反公地悲剧”,其后果是个体小水利的兴起。现有农田水利治理体制未能充分估计水利体系的特性,未能克服水利体系的“非对称性”和“反公地”特性。农田水利所需的动员型合作在高贴现率社区中本来就难以达成,村庄文化激励和承担协调成本主体的缺失,进一步使水利合作格局崩盘。高收益的水利合作无法达成,高成本的小水利最终成为农民走投无路的选择。政府应当提供制度供给,将分散的农户重整为可以协商的利益主体,引导农民走出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