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少石

7篇文章

孙少石:透过“赔命价”看边疆秩序的生长

孙少石

“这只鹦鹉扯一下左脚,叫一声,扯一下右脚,叫两声。”“那两只脚一起扯叫几声?”——民间笑话   在先前的论述中,我讨论了嵌在大国历史背景中的边疆问题,展示了边疆治理在传统时期与中国社会经济生产方式,以及与近代之后卷入世界现代化潮流的建构民族国家的中国彼此间的基本关系[1]。通过辩证地穿行于时空流变之中的整体与局部,我们获得了一种对边疆治理和中国宪制的概括性反思。但对于行动在特定环境中的普通人来讲,这种宏大的视角其实并不重要,他们关注的总是也只能是当下具体又琐细的生活,在一桩桩生活事件的关联、对比中勾勒属于他们的真实世界的意义轮廓。为了更贴切地走进事物自身的逻辑,我们还需要切入微观方面,从人们平常生活中观察、发现、提炼有学术和实践意义的问题。值得提醒的是,这样的安排并不简单的是一个从宏观到微观的思路转化的问题,而是只有在形成了国家的基本秩序与宪制框架的前提下才会产生有意义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具体制度的存在才是可能和有价值的,而所有的具体制度又最终强化和保证了这个国家的统一,因此本文与前面的讨论具有内在逻辑与情理上的先后顺承关联。 一、“不剿不行” 长途公共汽车贴着梭磨峡谷一侧纤细的道路,大渡河奔腾在你的脚下,在九曲十八弯的折返后豁然铺开了一片局促在都市生活里的你难以想象的茫茫草原时,心亮了。你感到孤独与安详。 这是一片静土,安静,却不干净[2]。格尔登寺附近码成片等待销赃的摩托,街道上神色匆匆的蒙面僧侣,几乎每家每户藏着用来防身的马刀,这些新鲜、怪异、扎眼的事物在你脑海中来来回回冲撞着积累了二十多年几近尘封的社会、国家观感。你“成了一个游客,旁观者,游离于千百万人的喜怒哀乐之外”[3],仿佛是一枚猛然被砸进木栓里的钉子,在左右为难中调适生活的坐标,确立你与这迥然不同世界的对应关系,希望融入新的“意指之网”(吉尔兹语)中忘却自己是个陌生人。这个词此时是有厚度的——“…

孙少石:这里没有普通话:藏区的双语司法实践

孙少石

[摘要] 基于在四川省阿坝县的社会调研、访谈,本文对边疆基层司法中双语法律人现象进行讨论。本文分析之所以在当下产生双语法律人的需求,原因有二:第一,与政法人员青黄不接有关,当地通过司法考试的法官,教育、生活的背景使他们生疏或本身不会使用本地方言;第二,与现今司法风格的整体变迁有关,程序性、专业性的法言法语成为今天司法一个不得不认真对待的问题,而在边疆,同样的问题更为凸显。本文认为,作为个体实践的双语法律人,部分地回应了国家借助司法在边疆的政治性追求,但同时,本文对以制度化的方式予以订单培养并希望由此解决边疆司法难题的思路,则表示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