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昕

1篇文章

创新为什么需要“侵权”?【回应胡凌】

戴昕

2014-09-29 塞博谈 和胡凌的态度类似,对基于侵犯既有权利或利益格局的创新,我并不在原则上支持或者反对。法律和公共政策需要思考的基本问题,归结起来还是有关创新是否有利于提升社会福利,以及实现有利创新是否存在“野蛮生长”之外更合理并且更少冒犯人们公平直觉的模式。   以今日头条为例,基于智能算法和大数据的移动端个性化新闻阅读应用,是有关厂商为市场和消费者创造的价值增量。虽然在理念或点子(idea)的层面,该应用谈不上有什么开天辟地或范式转换的原创性——毕竟对于互联网来说,“DailyMe”概念的提出已经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了——但通过算法的设计和优化,在中文媒体环境中成功完成”DailyMe“的商业化,今日头条无疑是中国市场中把看似显而易见的想法率先落到实处的先驱之一。   如果暂时放下桑斯廷等人对“DailyMe”的忧虑和批评(加剧社会意见撕裂、阻碍开放和明辨的公民视野的养成等)不谈,那么今日头条为消费者提供的个性化新闻信息服务应是有利于提升消费者福利和社会总体效率的:信息爆炸和注意力缺乏的背景下,搜寻成本成为生产成本之外妨碍信息资源有效配置的一个突出障碍,而今日头条这类应用所提供服务的最终目标是使人们能够将其有限的时间和精力用于阅读、利用——而不是寻觅——其最需要和感兴趣的新闻、广告以及其他有价值披露。   相比于创新的社会福利涵义问题,更加微妙、复杂的是胡凌提出的问题,也即本文开头提到的第二项政策考虑:为什么有价值的创新在互联网市场中,常常要以侵权的形式出现?胡凌提到互联网侵权事实上是互联网的内部革命,然而但凡言及革命,我们都难免要考虑被革命的对象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如果传统纸媒在数字化革新的竞赛中有心追赶却力有不逮,还可以理解,那为什么包括搜狐、网易、新浪、腾讯乃至凤凰网之类在内的主流网络新闻门户,也都没能利用自身既有的市场优势、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