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江波

易江波  1975年10月-2015年4月,于2015年4月13日凌晨猝然离世。湖北仙桃人,法学博士,湖北警官学院副教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基层法治研究所研究人员。历年求学于中南政法学院法律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学学士(1996届)、法学硕士(2003届)、法学博士(2009届)学位。本科毕业后在武钢参加工作,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湖北警官学院从教至今,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兼职)导师。出版专著:《近代中国城市江湖社会纠纷解决模式研究——聚焦于汉口码头的考察》,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主持课题:2009年湖北省社科基金项目《汉口码头:一个中国近代城市的江湖社会与纠纷解决》(104008);2010年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派出所调解与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在基层的实践研究》(10CFX038);2011年公安部软科学项目《派出所调解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法制化研究》(2011LLYJHBST090); 2012年湖北省法学会重点项目《内地城市里的“新疆人”:新时期湖北社会发展中的民族问题》(SFXH313);2013年国家民委民族问题研究项目《新时期少数民族群众在内地城市的纠纷化解机制研究》(2013-GM-084)。研究领域:观念与社会视角的中国法律史、组织维度的底层与基层政法实践。

16篇文章

易江波:“人相食”:中国史中的一个固有表述及其法理

易江波

[摘要] 中国法律传统中的“人相食”话语已逐渐生长为中国古代法律制度和思想史上的一个观念和意义系统。以人类对“人相食”的怵惕哀矜的基本情感为起点,视其为常态化的规则、秩序与正义崩溃的表征,引发对执政者施政过程与绩效的批判检讨,强调政经文化精英乃至天下普通个体在世乱之际的责任担当,是这个话语和观念系统的主流蕴义。“人相食”的非司法化,是中国传统法文化的一个规律。“仁”被赋予规则、秩序与正义的根基的属性,这是儒家对“人相食”的话语系统的讨论中凸现的一个本土政治法律命题。

易江波:“做工作”:基层政法的一个本土术语

易江波

(图:易江波博士在工作)   本文发表在《法律和社会科学》第13卷第2辑。今年4月,新刊方刚刚印出,正在向各位作者寄送过程中。未曾想易老师竟溘然长逝,这篇也成为了易老师生命最后阶段的作品,令人不禁叹惋。   “做工作”:基层政法的一个本土术语   易江波     引言:“行话”与简报中的“做工作”   在基层政法的日常实践中,有一些类似“行话”的语词,它们被不同地域的实务工作者共同、广泛使用,形成了一个独特的话语系统。这些语词被运用在公权运作过程中,具有重复性话语实践色彩,因其口语甚至俚俗的外观,看起来难登大雅之堂,通常处于“日用而不知”、“习而不察”的自发状态。即使是熟稔自如地运用它们的实务工作者,对它们的注意程度,大体上也远低于对那些以法典、教科书为主要载体的“正规”法学知识体系里的专有名词。对作为业内同行的实务工作者而言,这些语词的语义、内涵,似乎具有自明性,可意会却难言传,说起来“懂”、“明白”,但若要清晰地界定,却并非轻而易举。这些语词是基层政法中的本土术语,“做工作”即为这类术语中使用频率极高的一个。   什么情况下需要办案者“做工作”?当办案者遇到疑难案件时。作者曾实施一项对派出所调解的为期一年的参与观察,期间参加一项对H省基层公安工作现状的调研,其间,很多县市的派出所民警不约而同地反映,涉及来到内地城镇的“新疆人”(这个地缘概念在基层常被误用,实际指称维吾尔族群众)的纠纷,是以前从来没有遇到的、无经验可循的棘手问题。这一情势与作者的参与观察经验相吻合,也被后续调查中接受访谈的内地其他省市派出所民警所确证。关于内地派出所调解涉及少数民族纠纷这一“疑难案件”,基层公安机关的工作简报数据是研究材料的一个重要来源。   工作简报是当代中国政治组织运作中的一种基本文体,用于下级向上级及时汇…

萧伯符、易江波:略论中国赠与法律传统及其现代转型

萧伯符

赠与,即日常所说的“送”、“给”,在私法中指无偿移转财产所有权的民事法律行为。大多数国家民法典及我国现行民事法律都将其视为契约,且强调其无偿、单务属性。现代社会盛行等价有偿的商品交换法则,因而那些不求报偿的赠与尤显人类的慷慨利他德性,古道热肠,弥足珍视。传统中国社会常给人以尚礼让、重人情的印象,赠与无处不在,甚至有捐躯献头的义举。本文试图描述赠与现象在中国法律传统中的存在样式,探析其现代转型所蕴涵的常变之道。 一、中国赠与法律传统的基本内容与特征 戴炎辉先生认为:“赠与古代称为赠,《说文》谓,赠,玩好相送也,唐律禁止官人受‘供馈’、‘馈饷’,疏议则亦谓之‘馈送’、‘馈饷’。释文对‘馈饷’,释为‘将物与人也’。赠与俗谓送。学者举《诗经·木瓜》:‘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而认为,赠与大率以‘反报’为常态,不无日耳曼古法之赠与具有有偿性之意。赠与之标的物,通常系些细之物。至于不动产的赠与,通常系对寺院、道观或庙的施舍(施田、施地),有时为酬劳亲戚及朋友,而馈送钱谷或田宅。”[1]在这里,戴炎辉先生指出了中国赠与法律传统的一些特点:成文法注重以禁止性规范调整官民之间的赠与;赠与标的物既有动产也有不动产;“报”观念对赠与行为的作用;赠与的种类按其目的可分为酬劳型赠与、献祭型赠与;等等。延续这一思路,我们从观念与制度两方面考察中国赠与法律传统。 (一)从《说文》汉字系统看中国传统赠与观念 汉字是华夏文化的活化石,是华夏先民社会生活经验与感悟的结晶,承载着中华法系典章文物的原初精神。以下是对《说文》中以“贝”为部首、有赠与语义的汉字的整理: 命名是分类思维的体现。从上表来看,赠与的形态多姿多彩,身份、事由、情感是华夏先民赠与行为分类的标准。中国传统的赠与,注重尊卑等级,如赠、赐、贡、贶、赉;“名不正则言不顺”,赠与不能凭空而来,故赠与的事由,有赏功、喜庆、吊丧、恤灾…

易江波:略论中国传统法文化中的儒家互惠原则——以解纷机制为中心的考察

易江波

(本文修订版发表于《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08年第1期) 以模糊的道德说教代替清晰的权利义务界分,以至于“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成为中国传统社会民事纠纷解决机制的一般特征,这是在现代知识界影响甚巨的论断。“大弯人家转,小弯自己转。”俗语是乡土与市井生活经验的结晶,其间可见调解的价值。尽管有前述贬抑调解的学术话语,作为古老的解纷机制,调解仍然在现代日常生活中频繁运用着。 “和谐”的取向,不足以证明调解在诸多解纷机制中的自身价值。本文拟从阐释儒家互惠原则出发,论证儒家互惠原则蕴涵着一种注重当事人长远利益及双方个体利益均衡的合作机制,它是中国传统调解过程的主轴与中心,它的落实状况,关系到调解的成败与优劣,而其现代价值亦有待人们正确认识。   一、儒家互惠原则的概貌 互惠原则是对生物界普遍存在的相互依存现象的概括、提炼和升华。“物种间的‘互惠主义’和‘共生’关系是非常复杂的范畴,是一个很大的实践范围。”[1]从语源上看,“互惠”是reciprocity的通常汉译,该词还可译为“相互性”、“相互依存”、“互酬”、“报偿”、“回报”等,其中“相互性”的译法揭示了最核心层的含义,而“互惠”的译法传播最广。互惠与正义相联系。“既使是那些强调权利来自自然的人也得承认,正义在于一种相互性。”[2]人类学的互惠研究已积累经年。如马林诺斯基、莫斯、波拉尼、萨林斯等人的经典理论。人类学范畴的互惠原则指“建立在给予、接受、回报这三重义务基础上的两集团之间、两个人或个人与集团之间的相互扶助关系,其特征是不借助于现代社会中的金钱作为交换媒介”;“图恩瓦称这种‘给予—回报’的互惠原则为人类公平感的基础,是‘所有法律的社会心理基础’。” [3] Reciprocity的词根与receive(接受)有关,表示对“接受”的回应。史学家杨联陞先生受人类学的启发,将reciprocity与汉字“报”相关…

易江波:共同体:中国传统法文化的一个重要属性

易江波

在中国思想界经历的“新儒家”、“东亚资本主义”、“文化”、“国学”等思潮的激荡中,产生了“儒家社群主义”、“东亚现代性”之类的新词。这类新词能使人耳目一新,但结局常是毁多于誉。在近代以来的全球话语形势中,中西思想对话很大程度上是以西方基本概念、范畴的移植为基础的,其表现形式,如“封建”概念在中国的运用,如对儒家与社群主义关联性的探寻等。“传统法文化”、“本土资源”并非“铁板一块”,由于历史与生活丰富多样,从传统中寻找古今、中西之间的对应物的愿望常可得到满足。法律文化研究的功能之一,是探析历史进程中纷繁法律现象所蕴涵的“内在机理”、“常变之道”,这些“内在机理”、“常变之道”是那些具体的法律条文与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法的深层依据。本文从儒家与社群主义的对话入手,分析中国传统法文化中的共同体属性,探究它对现代、对当下的“民生”、“民权”领域的价值与意义。   一、社群主义与共同体 “词都有其含义;然而,有些词,它还是一种'感觉'(feel),‘共同体’(community)这个词就是其中之一。”[1]community 常被译为“共同体”、“社群”或“社区”。在汉语中,在传达休戚与共、祸福相连的“感觉”方面,“社区”、“社群”显得比“共同体”更抽象,或者说,共同体更易于与“温馨”、“安全”的意象相联系。何为共同体?腾尼斯认为,共同体是基于自然意志,如情感、习惯、记忆等,以及基于血缘、地缘和心态而形成的社会有机体。腾尼斯强调共同体的自然纽带,但这种界定共同体的模式被后世的社会学家们不断突破。[2]除出身、地位、习惯和认同外,利益因素也被视为共同体的团结纽带,然而“认同”、“归属感”对于任何形态的共同体而言始终是不可或缺的。 社群主义的政治法律主张,包括对团体、相互依赖、社会福利、传统、风俗习惯、道德、文化多元等因素的肯定与重视。“将大多数从事于社群主义的学者联合在一起的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