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培东

顾培东 1956年11月生,江苏建湖县人。现为四川大学法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大学985平台首席科学家;兼任国家社科基金评审委员会委员,四川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等职。1992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95年入选首届“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1995年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计划,2005那年入选当代法学名家。1972年高中毕业后,当过农民,进过工厂,在过机关。1978年考入西南政法大学,1981年提前毕业并考入本校民事诉讼法专业研究生,1984年毕业留校任教。1987年初调入四川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四川省经济研究中心),先后任研究所副所长、所长,体改委秘书长、副研究员、研究院等职。1995年正式辞去公职成为职业律师。2000年任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2008年调入四川大学任现职。近三十年来,从事经济学和法学研究,并集中对于法治、司法以及经济改革中重要现实问题的研究。独立或合作出版书(译)著十余部,代表性作品有《社会冲突与诉讼机制》、《大陆法系》(合译);先后在《中国社会科学》、《法学研究》、《中国法学》以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学术论文一百余篇。

20篇文章

顾培东:中国法治建构有巨大分歧急需经典著述

顾培东四川大学法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要] 当下中国法学人应建立一种明确的自省意识,重新审视自己的法治观,特别是对当代各国法治发展和变化的趋势保持充分的了解,同时对中国国情因素与法治实践的关联性保持透彻的把握,并通过多种形式,利用多种渠道进行真诚的对话与讨论,在此基础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基本问题形成更多的共识,把法学研究的关注点和研究力量聚焦和集中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系统化建构之上,尤其是最尽快推出一部全面、系统、阐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具有一定权威性、经典性的理论著述。

顾培东:让更多律师法学专家来做法官检察官

顾培东四川大学法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近年来,律师、法学专家与法官、检察官之间一直呈“逆向流动”态势,即不是律师、法学专家转行法官、检察官职业,而是较多的法官、检察官转入律师或法学教育研究队伍,造成了一些突出问题。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从推进法治专门队伍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提高职业素养和专业水平的要求出发,提出建立从符合条件的律师、法学专家中招录法官、检察官制度。这是对我国现行法官、检察官遴选制度的一项重要改革。 目前我国法官、检察官招录的基本方式是在公务员考试中定向招录通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取得资格的人员。虽然这一方式并不排斥对律师、法学专家的选录,但由于有公务员统考门槛等因素,因而鲜有律师、法学专家报名参与,实际报考应试的主要是法学专业毕业生。这种招录方式的缺点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法学专业毕业生缺少必要的社会历练和足够的专业培训,业务水平、社会经验以至于思想作风等与法官、检察官的素质要求往往有较大差距。二是难以吸引成熟的律师或法学专家进入法官、检察官队伍,使法官、检察官难以成为聚集优秀法律人才的职业,影响司法总体质量和水平。客观地看,近30年来,各级司法机关受理的案件持续大幅度增加,司法人员的需求量很大,司法队伍扩充的要求十分迫切,因而实践中不得不大量吸收法学专业毕业生充任法官、检察官。 改革法官、检察官遴选制度,从律师、法学专家中招录法官、检察官,从根本上说是对司法活动本质的一种尊重。司法活动的本质是把条文中的法律适用于各种社会现象,对案件涉及的社会事实进行评判或处置。因此,进行这种判断或处置的法官或检察官,不仅要熟知相关法律规定,更要对案件所涉的社会活动或社会行为有所了解。也就是说,一定的社会经验和社会历练是法官或检察官执业的基本前提。只有使司法判断或处置既符合法律规定又立足于社会常识和社会经验,才能保证案件处理契合人民群众对公平正义的感受。相对于法学专业毕业生来说,律师、法学专家群体中多数人…

顾培东、范愉等谈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

顾培东四川大学法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要] 编者按: 2014年10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第一次将健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纳入中共中央的文件中,确定了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路线图。为落实中央的战略部署,研究部署改革工作,创新工作机制,促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在新时期的升华,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9日至10日在四川省眉山市召开了全国法院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推进会。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和专家学者应邀参加会议,并发表了宝贵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整理了与会全国人大代表和专家学者的观点,刊登如下:

再论人民法院审判权运行机制的构建

顾培东四川大学法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要] 人民法院审判权运行机制如何构建,是当前司法改革亟待解决的重大现实问题。对此,各方面在认识上存在着重要分歧,而分歧的背后则潜隐着对我国法院审判工作现实状态的不同判断以及对我国法院改革与发展方向的不同主张和不同期待。为此,本文分别就这些认识上的分歧进行了讨论,明确认为:现实中人民法院审判运行存在着 “行政化”的问题,但影响和制约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主要问题并不是“行政化”,而是审判运行秩序的紊乱;一线办案法官的权力与责任应尽可能扩大和强化,但“法官独立”不是我国法院改革与发展的方向;审委会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但总体作用不会减弱,审委会讨论案件也决不应限于“只讨论法律适用”。以此为基础,本文对构建审判运行机制改革的主要工作进行了讨论,并对新机制下人民法院审判运行的图景作出了描述。

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方式领导政法工作(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

顾培东四川大学法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习近平同志指出,要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领导政法工作。这不仅是对党委政法委工作的要求,也是新时期党领导政法工作的指导思想、基本理念、基本原则和主要路径。   重大意义 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领导政法工作,是适应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要求提出的。其实质在于,实施好依法治国这个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既要坚持党对政法工作的领导不动摇,又要加强和改善党对政法工作的领导,不断提高党领导政法工作的能力和水平。 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领导政法工作意义重大。首先,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领导政法工作,体现了党自觉维护宪法法律实施的严肃态度和坚强决心,有助于坚定全社会对于法治的信心。其次,提高了党在领导政法工作中的权威。党把对政法工作的领导建立在法治基础之上,行之有据,为之有规。再次,提高了党领导政法工作的科学性。由于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同时也是理性的思维和方式,因而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的运用能够有效避免具体工作中的随意性,克服各种可能出现的偏差。   丰富内涵 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领导政法工作,具有丰富的理论和实践内涵,主要可概括为以下几方面。 保证党的政策与国家法律得到统一正确实施。在我国,党的政策与国家法律具有很高的一致性。但是,由于政策与法律各自具有不同的特性与功能,因而在实施中同样可能会出现某些脱节。因此,党对政法工作领导宏观上的目标或任务就是确保党的政策与国家法律得到统一正确实施。政法机关应及时把党的政策转化为政法工作的理念、制度以及一个时期的工作重点或主要任务。政法工作者尤其是司法人员在具体工作中,要善于把党的政策的精神和要求结合到法律实施与适用的过程之中,强化法律实施与适用的社会效果,维护政策与法律的权威。 遵守法律规定,依照法律规定行事,在法律框架内寻求解决社会矛盾的主要方法。各级党组织与政法机关在化解矛盾、维护稳定过程中,常常会遇到各种复杂情况或问题。善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