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万胜

1篇文章

刘炳辉、熊万胜:超级郡县国家:中国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演变与内在机制

刘炳辉

中国传统社会以“郡县国家”为核心特征的治理体系自近代以来接连遭遇西方军事入侵、工业革命和全球市场化三大阶段的挑战,历经百年探索而没有走向西方以选举和分权为特征的所谓西式“民主”政体和治理体系,但却依然取得了卓越的治理绩效。笔者将当代中国治理体系的特征从学术角度概括为“超级郡县国家”,其基本传承了传统“郡县国家”四大核心支柱(中央集权为核心导向、文官制度为中层支撑、乡土自治为基层设计、行政区划为技术保障),但对四个方面又进行了强化和改造,使得其治理能力远超传统时期。“超级郡县国家”的核心变化在于“政治科层化”,即将传统“官僚君主制”中只有“皇帝”一个人“讲政治”(相对于文官集团的“讲行政”)转变升级为一个庞大强有力的政党在科层化“讲政治”,进而实现了超级动员能力和效率,并且不断抑制和改造“理性化”的文官集团成为讲政治的“干部队伍”。“讲政治”指的是自觉维护整体利益的高尚觉悟,“讲行政”指的是照章办事拘泥于局部事务的规则意识,那么,在当前市场化大潮中社会日益走向“分工”“分化”(同时也意味着日益解体),一个历史悠久、版图广袤、区域差异巨大的国家如何保持团结和整合,并实现工业革命和民生富足呢?“超级郡县国家”治理体系是一种值得重视的选择和路径,其理论意义需要进行更多的深入探讨。本文试图阐述“超级郡县国家”的历史演变和内在运作机制,揭示中国传统国家治理体系在近代遭遇诸多挑战却依然具有强大生命力的深层次原因,以及这种迥异于西方道路探索的启示意义,并对流行的治理体系转型的宏观理论进行对比辨析。 一、对五种流行解释框架的反思 (一)“超稳定结构”论:比历史更稳定的理论 金观涛和刘青峰自20世纪80年代提出其“超稳定结构”理论以来已近40年,成为学界一个流传甚广的理论。因“郡县制”也具有在中国延绵两千年的“稳定性”,所以难免让人联想到“超级郡县国家”与“超稳定结构”理论具有一定相似性。笔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