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慧瑜

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副研究员

2篇文章

张慧瑜:文学与生活的辩证法

张慧瑜

文学与生活的脱节 “文学与生活”是一个经典命题,也是具有时代特色的话题。在 20 世纪剧烈变动的历史中,“文学与生活”始终处于紧张关系,一方面发轫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新文学需要表现具有现代启蒙价值的新生活,另一方面长期被封建、贵族、精英文学所遮蔽的广大的普通人民的“新生活”又给文学提供了新天地。也就是说,这里的文学是一种表达世界观、价值观的新文学,而生活也是一种朝向人民和基层的新生活。这种“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创作理念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的体现,也是新文学所承担的现代使命和历史责任,即让普罗大众也接受现代精神,并成为中国现代化转型的历史主体。 20世纪是中国发生深刻变革的大时代,从五四到抗战,到新中国成立,再到20世纪80年代,文学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经常走在时代前列、引领社会发展,很多最新的理念和价值观都是借文学来引风气之先。一般来说,代表着时代进步力量的文学革命是社会革命、政治革命的先声。正如20世纪80年代是伤痕文学、反思文学为改革开放提供了思想、知识上的合法性,随后才是社会经济领域的变革,以至于文学家、艺术家成为独领风骚的文化英雄。这种现象在20世纪90年代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文学很难对现实生活做出整体性的描述,纯文学、严肃文学作品也再追求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的效果,处在滞后于时代发展、与生活脱节的状态。 这种脱节的状态延续至今,可以从三个方面感受到。一是新闻比文学更超前。如前一段时间有中国在肯尼亚修建蒙内铁路的消息,这则新闻带出了丰富的时代信息,中国正在向非洲等第三世界国家提供从铁路、火车等硬件到运营、管理等软件的全方位服务,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一种新的国际经验,中国人借助“一带一路”帮助非洲实现工业化,这是一种非常新鲜的中国故事。二是非虚构写作比虚构文学更过瘾。近些年如梁鸿、黄灯等非职业作家对中国农村的呈现比很多乡土小说更真切地展现当下中国的乡…

张慧瑜:《战狼2》的“奇迹”背后

张慧瑜

大众文化工业系统与主流价值观的契合 《战狼2》不是一部标准的主旋律制造,题材也不是经典的红色革命历史,而是完全由众多民营影视公司与国营公司联合出品,讲述的是中国退役特种兵在非洲拯救难民的新故事。 从80年代以来中国电影就处于一种文化分裂之中,这体现在商业片与主旋律的区分上。随着文化反思和电影体制的转型,大部分国产片追求商业和票房价值,主旋律则负责传递主流价值观。这就形成了一种奇观的文化现象,商业片完全追求娱乐化、通俗化的效果,仿佛商业片不该传递价值观,或者说八九十年代的商业片经常传达一种反价值观的价值观,如根据王朔小说改编的电影所携带对主流文化的反讽效果。与之相对,表达价值观成为主旋律的文化专利,只是主旋律的出路不是市场,而是90年代出现的各种政府类评奖。这种主旋律与商业片“彼此不兼容”的现状,造成《战狼》系列从第一部开始就因其爱国、军人等主旋律的“人设”而吓跑很多电影投资人。 新世纪以来电影产业化改革使得电影生产彻底实现市场化和民营化,这种以市场为核心的生产、放映体制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电影产业的崛起,也出现了不同的电影商业类型,如古装武侠大片、青春片等。在这种大背景下,主旋律也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商业化尝试,如使用商业大明星、商业片导演来拍摄主旋律,《建军大业》就是这类主旋律商业片化的典范。与这种主旋律与商业片嫁接的方式不同,《战狼》系列代表着另一种倾向,这就是商业片主旋律化,也就是说民营资本投资的商业片也主动参与、拍摄带有主流价值倾向的电影,如《集结号》(2007年)、《十月围城》(2009年)就是成功的例子。这表明两种变化,一是80年代所形成的反价值观的价值观逻辑日渐失效,二是一种市场化的商业逻辑与主流价值观的内在要求逐渐合流。 从这个角度看,《战狼2》的大获全胜,标志着新世纪以来电影产业化改革所培育的市场化的文化工业系统与国家所倡导的主流价值观之间形成了配合关系,就像好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