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碰撞

潘绥铭:生活是如何被篡改为数据的?

  摘要:目前对于大数据已经出现了盲目崇拜,“一切皆可量化”是其核心口号和基本理论。但是在量化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四种情况:剪裁现实生活、忽视社会情境、抹煞主体建构、取消生活意义。这种“原罪”并不能由于数据规模的无限增大而被消除。因此,大数据不能质疑,更不能取代各种非量化的人文社会研究。大数据...

王海娟:“三权分置”鼓励资本下乡,能为农民谋利?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海娟】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就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三权分置”改革提出实施意见。“三权分置”改革的突破在于强化对土地经营者利益的保护、放活土地经营权。任何一项改革都涉及到利益调整,如邓小平所言,...

陈瑞华:这是理论创新最好的时代

  来源:《中外法学》 作者:陈瑞华 当下,有关法学方法的讨论已经成为法学研究中的一个热点。在那种以意识形态为导向的研究以及以移植西方制度为目的的研究双双走向衰落的背景下,中国法学终于迎来了本土化建构的时代。而在法学方法上,法学界出现了“法教义学”与“社科法学”的两大流派。一时间,信奉不同方法的学者...

渠敬东:破除“方法主义”迷信——中国学术自立的出路

原文载于:《文化纵横》,2016年第4期   方法主义是今日学界危机的根源 《文化纵横》:中国的社会科学形成与发展有一百余年了。不过,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似乎仍然缺少有关现实生活的、有理论含义的话语。今天的一个普遍情况是,无论是站台面上有话语权的,还是在做实际的经验研究的,社会科学家好像还没有找到合适...

田力:“变法”与“整合”:朝向中国宪政史的新视野

  强世功:《中国香港》,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章永乐:《旧邦新造:1911-1917》,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序一   强世功在《中国香港:政治与文化的视野》(以下简称《中国香港》)中写道,他想追问的是“‘中国’究竟意味着什么”,希望透过香港问题来理解作为“中国中心问题”的古今中西文化与政治之争,...

黄宗智:中国正义体系中的“政”与“法”

  【内容提要】传统中华法系一贯结合非正式的社会调解制度与正式的法庭断案两大系统,缺一不可理解。笔者已于另文仔细论析此点。同时,长期以来中华法系一直都是一个紧密结合“政”与“法”的体系,同样缺一不可理解。从整体的视野来观察如今中国的正义体系,我们立刻可以看到,在上述方面今天的正义体系仍然和传统的中...

胡凌:“非法兴起”:理解中国互联网演进的一个框架

一、引言 本文意在从政治经济角度提供一个中国互联网兴起的理论框架,它也可以用来解释中国网络法的兴起,并预测未来相关法律冲突如何可能。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有着非常复杂的背景和社会因素,本文仅从作为一种新形态资本主义经济的互联网角度切入,观察该种经济如何在生产方式上超越传统经济,并在生产资料的获取上与后...

对话梁治平:法律文化论再审视

陈柏峰:首先,我想不简单地介绍一下梁治平老师。前几天凤凰网、《法治周末》报社等几家单位组织评出了“1974-2014影响中国法治图书奖”,共有十本书,[①]其中有一本就是梁老师的《法辨》,并且在所有十本书当中得票数最高,是毫无争议的。今天是12月4日,“国家宪法日”,新华社的一则评论里面引用了一句在中国法学界很出...

苏力:既然当了和尚,那就撞好自己的钟

  我首先代表北大法学院祝贺首届中国法治论坛开幕,并预祝成功。 同时,作为第一届“钱端升法学研究成果奖”的获奖者之一,我感谢各位评委;感谢多年来一直以各种方式——包括批评——支持我的学界朋友和同志,首先是但不仅仅是法学界的;还要感谢广大的读者。我会继续努力,坚持对中国社会和法学的忠诚、自信、好奇和敏...

专访汪晖:“横向的”二十世纪的政治时刻

汪晖,清华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历史系双聘教授,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所长,全国政协委员。去年,汪晖教授出版了《短二十世纪:中国革命与政治的逻辑》一书。在他看来,“二十世纪”是从1911年辛亥革命前后至1970年代中期“文革”结束前后的“作为短世纪的漫长的革命”;“二十世纪”不仅是“十九世纪欧洲”的异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