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碰撞

佩里•安德森:二十一世纪的大国协调

✪ 佩里·安德森 /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历史学与社会学系   张瀚天(译)海裔(校)*     随着“维也纳体系”在一战中的全面崩溃,世界政治格局也迎来了天翻地覆的巨变。世界上主要政治体之间的角力在20世纪经历了三种不同的秩序:1918年到1945年,乱世当道,各大国与众小国各自为营,世界局势在阵营之间的相...

程东金:香港管治的出路何在?

  自回归以来,香港一直面临着如何实施有效管治的问题。从许多方面看,管治状况在回归之后有恶化的趋势。突出表现在,特区政府处于弱势,处处受制于各种反对力量,行政权力被立法会和法院“篡夺”,政策推行不通畅而且“朝令夕改”。其结果就是,政府难以在促进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状况这两大领域发挥积极有为的作用,招...

陈虎:教学如何实现理论与经验的完美结合

本文根据陈虎老师在北京大学法学院教学经验交流会暨北京大学出版社第三届法律图书宣讲会的现场录音整理,陈虎老师在发言中反复强调,不能还原成口语的思想,都是伪思想,不能连接经验的理论,可能都是伪理论。所以,我们的理论,我们的教学应当实现理论和经验的完美结合。在教学中,既要告诉学生理论的经验背景,让学生...

冯象:新秋菊——法学研究的问题意识与多元格局研讨会总结发言

这次会议的主题好,论文质量高。适逢《法治及其本土资源》初版二十周年,华政交谊楼济济一堂,争相鸣放,真是又严肃又活泼的一场学术盛会。 上午几位发言提到秋菊,各个角度的回顾或阐发,十分精彩。我就接着谈谈,有三点感想。首先是秋菊的故事,何以吸引了学界那么多的讨论?一个原因,大约今天的人们在很大程度上都成...

苏力:问题意识:什么问题以及谁的问题?

一、问题意识 还是从《法治及其本土资源》说起。大约是我的论文中雄辩给许多读者留下了错觉,我其实只是个太学术并一直为之叫真,却并不是个自信的人——我通常不敢回首看自己的旧作,尤其不大翻看《本土资源》。 因为当年写作此书汇集的论文时,刚回国,小40了,又当过兵,种过地,当过工人,呆过机关,上了大学,又留了...

陈柏峰:事理、法理与社科法学

一、 从事理讲法理 《法治及其本土资源》(下文简称《法治》)1996年初版,距今已有二十周年,有必要重新审视这本书。苏力与同年龄同时代学者的写作方式颇为不同,这种不同曾给法学界带来了一股清风,甚至对法学摆脱“幼稚”之名作出了杰出贡献。这种不同,可以概括为“从事理讲法理”,不抽象的讲过去学者所爱讲的那一套法...

陈柏峰:基层治理危机再认识

在10月刊“基层治理的危机”中(《文化纵横》2016年第5期),四篇文章从不同的角度讨论了基层治理相关问题。其中三位作者(张静、刘磊、焦长权)直接指向当前中国基层的治理危机,并从不同角度理解、解释目前所存在的治理危机,他们从不同侧面触及中国现代国家建构过程中的问题,现代国家的建构在不同时期有其不同的问题和...

曹锦清、刘炳辉:郡县国家:中国国家治理体系的传统及其当代挑战

摘要:围绕中国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研究中,对其的传统与来源的深入剖析,是实现现代化转型发展的起点。中国在传统社会基础上逐渐形成了“郡县国家”为核心特征的国家治理体系,其由针对中原农耕乡土社会的“郡县制度”为主导和针对边疆游牧流动社会的“盟旗制度”为补充。“郡县国家”具有四大支柱:中央集权为核心导向、文官...

岳林:村庄的宪法

“每座村庄都有自己的脾气(constitution)。” ——哈代:《德伯家的苔丝》 一 苏力笔下的秋菊已成经典。[1]学界也更多是回应苏力,而非秋菊。[2]这是因为他的问题敏锐:为什么法律做不到(或者不想做)秋菊想做的事情?为什么法律有时(或者总是)也做不到自己想做的事情?[3]但更重要的还是论断:西方的法治不是普世真理...

冯象:它没宪法

这几年出差常到北京。到北京的感觉,大家都有体会,要钻出机场楼、坐上出租车才真正找到。那就是誉享全球的“中央一台第一套节目”:时事经纬司机“侃”。有一次,恰逢扫黄“严打”,“的哥”的晚间生意大受影响。一肚子苦水倒完,总结成一句难忘的话:您说,咱们中国问题在哪儿?它没宪法! 我没抗议。中国其实一直有《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