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碰撞

贺雪峰:“中央是恩人,县里是坏人”基层“责大权小利少”合理吗?

很多县乡干部抱怨基层责权利严重不对称,责大权小利少,认为要调动基层积极性,必须做到责权利益一致。实际上,很多年来,这种情况一直没有实质性改变。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收取农业税、计划生育、征地拆迁,都是一个时期地方“天下第一难”的工作,都是通过运动式治理来解决的,而其中最为有趣的是贯穿着这样...

赵耀彤:法律的“短与软”

经常见到这样一个笑话:男士卫生间小便池附近贴着一张“走近方便、靠近文明”的告示,可老有人不当回事,尿的满地都是。后来管理人员把告示换成“尿不进去说明你短,尿在外面说明你软”,从此再也没人不守规矩了。 这当然只是一个笑话,我们不能把它当成一种经验事实来做出任何推论,尚没有统计学上的数据来证明告示更换之后...

孙少石:另眼旁观——对“社科法学”的一个反思

嘿,兄弟!我们好久不见,你在哪里; 嘿,朋友!如果真的是你,请打招呼。 ——《武林外传》主题曲   2013年10月的一天,我收到一位老师的邮件,说的是即将在云南大学举办一个名为“法律的经验研究”的研习营,正在招募学员,老师问我是否愿意报名。如此机会岂能错过,我未有片刻犹豫。当时我认为的这不过是一次特殊的...

李艺泓:一个90后的田野调查笔记:我们村的计生史

【编者按】 澎湃新闻日前报道,2015年5月10日,规划时长为1000小时的纪录片“生的故事”项目启动。从2013年起,“青原色创新实验室”团队就开始收集民间的生育故事。 项目故事官李艺泓生活的江西赣州兴国县的小村庄,群山环绕,乡土社会里生育观连带许多悲伤的故事都被这大山封冻。近5年来,在赣南农村长大的李艺泓一直以他...

李 强:我国正在形成“土字型社会结构”

 前些年,笔者曾采用定量的范式,使用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 简称: 五普) 数据,提出中国社会是“倒丁字型社会结构”,即社会中下层或下层比例、数量巨大,工人、农民、农民工占据了社会群体的主要比例,中间层弱小,中产明显缺失。那么,今天发生了什么变化呢?笔者采用ISEI方法测量,分析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发现中国社会...

苏力答问:依法治国不能只想着依法,却不管治国

问:欢迎朱老师,昨天冯象老师在这里做讲座的时候提到,现在西方国家的老百姓中间,对法治的信仰越来越弱,而宗教的影响却越来越大。请问朱老师,如果法律是恶的,那么如何用宗教来制约法律;如果法律是善的,又如何用法律规制宗教? 答:我们很难说,抽象的讲法律究竟是善的还是恶的,只能就一个具体的法律或法律执行的...

渠敬东:社会科学美国化的危机

中国人所体会的现代性更复杂、更艰难 文汇报:现代社会学常常谈及现代性的问题。社会学对于现代性的理解有别于其他学科,总是将其视为一个动态发展的模型。您在翻译涂尔干和研究涂尔干思想的时候,也充分意识到了现代性的多重线索。能否谈谈,现代性内部的张力(例如个人原则与抽象社会,个性解放与体制规训等)之间有没...

罗教讲:当下社会“信任困境”的形成与破解

  如何认识当前我国社会出现的所谓“信任危机”,探索其产生的原因,从而有效地尽快化解“信任危机”,重建社会的信任,是进行社会治理过程中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信任危机”何以产生   信任是一种社会现象,是人与人关系的一种表现形式。单个人不存在信任问题,我们对物或其他非人对象的信任,其实质也是对人的信任...

支运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的文献综述撰写

1、问题提出的背景 全球化已然成为当今的时代现实,而信息技术在让全球化成为日常化的同时更加尖锐地显现了自身。将媒介是人的延伸这样的麦克卢汉式的断言表述为人是信息网络中技术的人,或许更贴切。转瞬间,人类就从对技术的欢欣鼓舞转变为对技术的愁眉不展了。可是,爆炸性的信息冗余并非就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它往...

刘思达:职业化及其批判

自21世纪以来,随着统一国家司法考试制度的确立和律师、法官、检察官等法律实务人员专业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法律职业共同体”的概念在我国法律界的公共话语中逐渐流行起来,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观点是北大法学院的强世功教授写作于2002年的一篇激情澎湃的《法律共同体宣言》。该文认为,在我国现代化的进程中,社会劳动分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