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碰撞

冯象:给未来的人们留个纪念——答好奇心日报

冯象这个人不管在“圈子”里还是外,都有点怪。 比如,他的本行是法学,在圣经翻译和解读领域下很多工夫,偶尔谈些共产主义,并且语出惊人。他在我们的访谈中已经号称再度为废除私有制做好准备了——当然,这一次主体不再是产业工人,而是人工智能。 2016 年 4 月,冯象在上海一场名为《誓言与信仰——从宪法宣誓谈起》的演讲...

贺雪峰:为什么说中国土地制度是全世界最先进的——答黄小虎先生

很高兴读到黄小虎先生所写“漫议土地制度改革——贺雪峰文章引发的思考”,黄先生开篇写道:“前不久,网络上流传贺雪峰教授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论土地资源与土地价值’,对文章一些观点,我不赞同或不完全赞同”,并因此成文。黄小虎先生长期从事土地制度研究,是土地研究领域的前辈,黄先生的认识在政学两界和社会上都具有一...

陈柏峰:做无愧于时代的社会科学学者——在青年长江学者受聘仪式上的讲话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和同事: 大家上午好! 今天,能受聘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并作为长江学者、文澜学者的代表在此发言,我非常激动,倍感荣幸。我的发言主题是“做无愧于时代的社会科学学者”。 此时此刻,特别想说感谢。首先,感谢我的老师们、历任领导们在我成长过程中给予的培养、爱护、帮助和提携,感谢中南财经政法...

曹锦清:中国共产党时代叙事与历史使命

“返回国情,返回实证,返回历史” 中国共产党需要时代叙事 何谓时代叙事?“时代”是指我们这代人所处的历史时间段而言的,时代的主体是人民,范围是国家。当然时代也可以指人类所处的时代,但是我们重点关注的是我们民族所处的时代。时代叙事要回答三大问题: 第一,我们现处何地。我们民族的现实生活,包括技术、经济、社...

顾培东:不后悔你的专业选择——在四川大学法学院2017级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大家下午好!法学院安排我在今天的开学典礼上作一个发言。我很清楚,在这个仪式感很强的场景中所作的发言,无非是为新同学奉上一碗或浓或淡的“鸡汤”。每逢开学季或毕业季,朋友圈中总是漂浮着名校名师们类似的各种演讲,或辞藻华丽,妙语连珠,幽默风趣;或引经据典,哲理深邃,指点迷津,其中饱含...

陈心想:权力•知识•地方性——评《送法下乡》

 一、权力魔法:“借法下乡”还是“送法下乡”? 书名是《送法下乡》,第一章直入主题“为什么送法下乡?”,我们也先来看“送法下乡”这个主打题目。 送法下乡的案例是他的学生们在1996年陕北调查获得的。1996年,陕北某农民家里去了一波人去要账。因为该农民十年前借了镇信用社200元钱,本来应该3月到期还的,但是催要多次,十...

汪晖:世纪的诞生——20世纪中国的历史位置(之一)

一、“20世纪”已经存在 “世纪”概念的流行是一个偶然的现代事件。对于一个时代的分析很少能够准确地与世纪的刻度完全吻合,也正因为如此,历史学家们发明了诸如“长世纪”或“短世纪”这样的概念,以描述一个可以用细节、事件或逻辑加以界定的时期。在历史研究中,这一概念的运用几乎完全是事后追溯的结果。在所有关于世纪的描...

鄢一龙:既做执政党,又做群众党——关于激活群众路线的思考

政权最高合法性就是能够为人民谋福利,能够为人民服务,这才是万世不易的世界通则,而非其他。 从革命、建设、改革的伟大历史进程中,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方针始终与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整体利益与长远利益紧密联系,但近年来急剧的变革与转型裹挟着置身于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未获得、被剥夺、不安全笼罩着许多...

魏磊杰:香港管治困境的症结与出路

本文原载于《国际政治研究》2017年第1期 ,下文推送的是未删节全文版,学术引用请以正式出版为准。感谢魏磊杰老师的慷慨授权推送。 2014年岁末,经过79日的所谓“抗争”,随着警方的清场,香港“占中”运动终于落幕——至少可谓初步结束了。从事件爆发、延烧直至无果收场,纵观国内舆论,可谓众说纷纭。反对者多立基经社关系与...

经略年会总结 | 意义的再造:另一个世界的可能性

各位经略的同仁,朋友们、同学们: 现在我们进行大会的最后一项神圣仪式,给大会做个总结。之所以“神圣”,我想是因为大家都期待着,通过总结,来明确一下我们这项工作的普遍性意义。今天,学术工作,和我们时代的许多其它称之为“工作”的事情一样,都需要超出它自身,在社会历史运动的目的论体系中获得其意义。这一目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