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碰撞

陈心想:权力•知识•地方性——评《送法下乡》

 一、权力魔法:“借法下乡”还是“送法下乡”? 书名是《送法下乡》,第一章直入主题“为什么送法下乡?”,我们也先来看“送法下乡”这个主打题目。 送法下乡的案例是他的学生们在1996年陕北调查获得的。1996年,陕北某农民家里去了一波人去要账。因为该农民十年前借了镇信用社200元钱,本来应该3月到期还的,但是催要多次,十...

汪晖:世纪的诞生——20世纪中国的历史位置(之一)

一、“20世纪”已经存在 “世纪”概念的流行是一个偶然的现代事件。对于一个时代的分析很少能够准确地与世纪的刻度完全吻合,也正因为如此,历史学家们发明了诸如“长世纪”或“短世纪”这样的概念,以描述一个可以用细节、事件或逻辑加以界定的时期。在历史研究中,这一概念的运用几乎完全是事后追溯的结果。在所有关于世纪的描...

鄢一龙:既做执政党,又做群众党——关于激活群众路线的思考

政权最高合法性就是能够为人民谋福利,能够为人民服务,这才是万世不易的世界通则,而非其他。 从革命、建设、改革的伟大历史进程中,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方针始终与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整体利益与长远利益紧密联系,但近年来急剧的变革与转型裹挟着置身于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未获得、被剥夺、不安全笼罩着许多...

魏磊杰:香港管治困境的症结与出路

本文原载于《国际政治研究》2017年第1期 ,下文推送的是未删节全文版,学术引用请以正式出版为准。感谢魏磊杰老师的慷慨授权推送。 2014年岁末,经过79日的所谓“抗争”,随着警方的清场,香港“占中”运动终于落幕——至少可谓初步结束了。从事件爆发、延烧直至无果收场,纵观国内舆论,可谓众说纷纭。反对者多立基经社关系与...

经略年会总结 | 意义的再造:另一个世界的可能性

各位经略的同仁,朋友们、同学们: 现在我们进行大会的最后一项神圣仪式,给大会做个总结。之所以“神圣”,我想是因为大家都期待着,通过总结,来明确一下我们这项工作的普遍性意义。今天,学术工作,和我们时代的许多其它称之为“工作”的事情一样,都需要超出它自身,在社会历史运动的目的论体系中获得其意义。这一目的论...

贺雪峰: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与乌坎事件的教训

当前中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正开始布置,未来几年将是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大力度实施的时期。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重点是拥有大量经营性资产的城中村、城郊村和发达地区农村。大致说来,从广东佛山市南海区先行改革试点来看,改革的方向是清产核资,资产量化到人,将之前的经济合作社改为股份合作社。《中共中央国...

郑戈:寻找法治中国化的道路——以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为样本的分析

在发表于1998年的《法学是一门社会科学吗?》一文中,笔者曾经对中国法学研究应当具有何种问题意识,以及基于这种问题意识应当采用何种研究方法,进行过历史社会学和知识考古学的分析。文章指出,法学知识的产生和发展有其政治、经济和社会条件,有生命力的法学知识应当能够回答社会自身提出的问题。由于法律对中国社会...

郑戈:马基雅维利的三副面孔

政治哲学家还是社会科学家? 当夜晚来临,我回到家,进入书房。在门槛处,我脱掉沾满泥土和秽物的工作服,穿上驻外使节的正装。端正仪容之后,我进入往圣先贤的殿堂。在那里,我受到热烈欢迎,然后我开始品尝那我觉得有养分的唯一食粮,如饥似渴地细嚼慢咽。我毫不腼腆地与他们交谈,让他们解释他们的行为,而他们总是不...

冯象:为什么法学需要文史哲

一 「法律与人文」是我们这次会议的主题。我起个头,简单讨论一下为什么法律教育和法学需要人文这个问题吧。文史哲作为一般的文化修养,是包括法律人在内的公民社会成长的条件。显然,我们今天不是在这个意义上谈论人文。 传统上,法律与人文的关系非常密切。法律依托文本,由人文知识集团操作,是所谓文明社会的一大特...

佩里•安德森:二十一世纪的大国协调

✪ 佩里·安德森 /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历史学与社会学系   张瀚天(译)海裔(校)*     随着“维也纳体系”在一战中的全面崩溃,世界政治格局也迎来了天翻地覆的巨变。世界上主要政治体之间的角力在20世纪经历了三种不同的秩序:1918年到1945年,乱世当道,各大国与众小国各自为营,世界局势在阵营之间的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