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研究

乡村干部的人情与工作

一 一位村干部在谈论他的治村经验时,颇为自信地说:“在村里,无论是什么人,他办事的时候,我去送了人情之后,今后与他相关的工作就好做了。”这个说法很值得玩味。为什么日常生活中的人情来往与村干部的工作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其中何种机制在起作用? 在村庄里,农民办理红白喜事,有村干部到场往往会感到脸上有光...

村庄生活中的面子及其三层结构——赣南版石镇调查

  Abstract: It is lack of the practicality content and lay particular emphasis on the words and phrases in the studies of face in social psychology. So it is very necessary to understand face from the angle of the village life. According to the situation of Banshi town in the south of Jiangx...

价值观变迁背景下的农民自杀问题——皖北李圩村调查

    目前国内对自杀比较深入的研究主要是从公共卫生的角度展开的,这种研究基本上局限在医学生物学领域,多从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着手,运用统计学方法分析自杀自杀者(包括未遂者)的性格特征、心理状况特征、生活特点、精神病患病率、以及人口分布特征等等,并没有真正进入自杀者(包括自杀未遂者)的生活世界...

地方性共识与农地承包的法律实践

  当前中国法律社会学研究关注个案比较多,缺乏全局的田野经验,因此要么潜在地将个案当作普遍的经验,要么对经验的代表性和普遍性根本不关注。本文试图从地方性共识的视角,在村庄层面讨论农地调整的集体行动得以达成的原因,以此来理解农地承包的法律实践。村庄地方性共识,是一个相当广泛的文化区域所共享的知识...

中西部农村基层法律服务业的困境 ——以赣南石镇为例

    一、导言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对中国法治进程的实证研究逐渐成为重要的研究方向,出现了很多出色研究成果。在这些成果中,法院、法庭等正式司法机关受到了较多的关注,[1]村庄也受到了应有的关注,[2]但法治实践的其它场域受到的关注则远远不够。吉登斯指出,在今天这样高度分化的社会中,专家系统具...

地权共识与规则混乱

(本文经修改后发表于《华中科技大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4期) 一、问题的提出 在经济发展的快速推进和城市化持续扩张的背景下,虽然农地种植收益在农民家庭收入所占比例逐渐下降,但随着土地之于国家经济建设的作用日益凸显,土地的外部价值不断攀升。不管是基于规模耕种的考量还是基于征地拆迁中可以获得高额补偿...

找回村社:农地收益与农民所要

 一、计算农民收益的前提 我们讨论农民之所要,其中关键是农地收益。农民从农地中获取收益,又可以分为两个问题,一是投入最小化,二是收入最大化。首先简单地讨论一下计算农民收益的前提条件。 中国目前有18亿多亩耕地,大部分耕地都用于播种大田作物,主要是粮食作物,如水稻、小麦、玉米、大豆、薯类作物等,再就是...

“气”与村庄生活的互动——皖北李圩村调查

一、“生气磨牙”与狭小的村庄生活空间 李圩村是淮河北岸的一个行政村,由四个杂姓的自然村组成,它是传统的农业型村庄,以种植小麦、玉米、棉花和花生为主,大部分村民的生活都还比较贫穷。相对其它平原地方的聚居状况来说,李圩村村民的居住状况显得非常分散,这可能与当地土地相对较多有关。村民往往是东住一家,西住一...

“公”的承载者:“老掌盘子”与小组长

作者:陈柏峰 郭俊霞 在汝南宋庄村调查,常常听到“老掌盘子”这个词。老掌盘子是小亲族中辈分高、年龄长、办事公正、能力强的老人。由于老掌盘子最常见的事务是主持办理红白喜事,因此老掌盘子可以被理解成小亲族内办理红白事的单位的首脑人物。1990年代以前,老掌盘子是活跃在村庄生活舞台上的重要角色。一个长者辈份高...

农民价值观的变迁对家庭关系的影响 ——皖北李圩村调查

一、阎云翔的“权利意识”命题 阎云翔在《私人生活的变革》一书中,以在黑龙江下岬村的调查为基础,讨论了农民权利意识的增长与农村家庭权力结构之间的关系。[1]阎云翔认为,农民权利意识的增长是从爱情的自由表达开始的,它直接导致了年轻人在婚姻上自主性的增长。这种增长带来了年轻人择偶标准、情感表达方式,乃至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