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江波博士纪念专题

湖北警官学院副教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基层法治研究所研究人员易江波博士(1975年10月16日-2015年4月13日00:10分),于13日深夜突发哮喘,抢救无效,英年早逝。基层法治研究所、《法律和社会科学》编辑部设此纪念专题缅怀易江波博士,并致以沉痛哀悼。

39篇文章

【悼】刘芳:江波三七祭

辛比尔斯克-编辑推荐

     悼江波师兄  4月13日,本是一个平静的、平常的早晨,我按照平时的节奏去上班,忽然接到师弟的电话,得知了一个让我震惊的消息:易江波师兄因病去世了!我惊愕得,瞬间脑中一片空白,完全不能消化这个信息。一天之中,我一直处于恍惚的状态,心情说不出的沉重,真不敢相信易师兄就这样离开了。 在我的记忆中,易师兄是一个聪明勤奋、才华横溢、尊师重教、重情重义的人。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是在2006年,那时我选择萧伯符老师作为硕士生导师,萧老师将他的“弟子”召集在一起,让我们相互认识,当介绍到易师兄时,萧老师说师兄正在读博士,他当年的硕士毕业论文被评为湖北省优秀硕士论文,是我校入选的唯一一篇法学论文,当时就引起大家的交口称赞。 之后的接触,更加让我们感受到,易师兄绝对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学者。他是与书为伴的人,不仅他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图书馆,即使是在路上、在车上碰到,他也经常手捧着书在阅读,他的提包里也总是缺不了书。他的文章立意高、着眼准、思路清、见解深、文字美、表达精,真知灼见让人读罢难以忘却。与他交谈中,你会时而点头称赞,时而低头沉思,时而似茅塞顿开般,抚掌大笑,你总是能获取很多信息,获得很大的启发。 在这样一个追求“快”的浮躁社会,很多人热衷于快速拿文凭,快速成名,快速捞钱,像易师兄这样能静下心来认真、踏实做学问的人,实在罕见。在我心中,易师兄是法制史学界的后起之秀和未来新星,毋庸置疑。 易师兄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高冷学霸”,只知苦读圣贤书,相反,他身上流淌着浓浓的社会人气息,借用其他人对他的形容,他身上有“江湖气”。 易师兄非常尊师重教,每逢节假日,师兄必然会给老师打电话发信息问候。由于有同在武汉的便利,每年萧老师生日,他都会积极张罗,订酒店,买鲜花,宴席上还会和萧老师即兴创作诗歌,气氛十分热烈,让我们其他师弟师妹也被深深感染。 易师兄也非常乐于助人,只要师弟师妹有事情找到易师兄,他一定…

【悼】江波二七祭

辛比尔斯克-编辑推荐

  一、挽联 德厚学高呕心沥血千树桃李皆点赞 恨天不公夺君英年一江碧波尽含悲 (张建良,湖北警官学院法律系主任、教授; 黄石,湖北警官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功业初成英年猝逝人生不易。 长江流波风华永驻妇雏何安! (彭宏  ,湖北警官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   优于德、长于文、华于气,仙岛遽邀贤士去。 上有老、中有妻、下有小,人间永痛栋梁摧。 (萧伯符教授)                                       二、挽诗                   哭江波   萧伯符 (2O15年4月13日) 噩耗惊传来,仲春草木悲。 江汉波呜咽,青山头低垂。 知交十五载,甘苦总相随。 师生兼朋友,交流敞心扉。 商君硕士文,乐满南湖隈。 劝余慎把盏,情漾汉江水。 效法古君子,豪侠义首推。 勤究真学问,知行众口碑。 长文善歌诗,儒雅映春晖。 心血滋无声,桃李竞芳菲。 正期柱顶梁,孰料狂风摧。 英年夺君去,恨天唤不回。 白发送黑发,心碎双泪飞。 子期竟早亡,牙琴从此隳。 余生路方长,心语可诉谁? 望灵荐杯酒,仙岛贤士归。                   哭江波   王丰年 (2O15年4月13日) 惊悉易江波老师突然离世,不敢信其讯。江波品德质洁、学业有成、思行俱佳、人才难得。今英年离去,予无以言表悲恸、痛惜、哀悼、思念之情,以长句哭之!   晴天霹雳噩耗来, 季春如冬泪泉开。 从今难信天公道, 如此无情夺英才!   (王丰年,湖北警官学院副院长,教授)                     悼江波   李学阳 2O15年4月13日,余孤旅泉城济南,顷接家人来电:易江波博士凌晨因病劳逝。自古惺惺相惜,稍后电话问详情,古萧侪友者如伯符、乐然、…

【悼】马忠泉:追忆易江波老师

辛比尔斯克-编辑推荐

追忆江波老师  ——把悲痛化为法律系全体师生前行的动力 湖北警官学院法律系 马忠泉   江波老师离开我们已经两个星期了,总想写点文字,追忆故友。但一直处于一种伤感之中,为江波伤感,为江波的家人伤感,也为自己和我们所挣扎的当下的一切伤感。并且,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依然感觉江波老师并没有离开我们,似乎下个周三在去上课的路上就会看到他手拿书本若有所思的身影;似乎在下次系部开会时就会看到他专心看书,偶尔记一下领导讲话的神态;似乎星期一的早上就会透过它办公室虚掩的门看到他伏案读书的背影。但残酷的事实是,这一周来,他办公室的门都是紧锁着的。也许办公室的老师们都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再也看不到坐在电脑旁的他,再也看不到伏案读书的他,再见的都已经成为遗物。 初识江波老师是在2003年他刚刚到理论法学教研室工作的时候。第一印象是人有些木纳,大概谈起话来总是要思考一会才会回答。现在想来,这正是江波老师,因为他总是沉浸于他的思考中,他也总是出言谨慎。在接下来的共事过程中,江波老师又表现出了完全不同的另一面,就是做事从不推辞,不打折扣。共事十几年来,只要是布置给江波老师的任务,无论是学院布置的、还是系部、教研室布置的,我想不起有任何一件,江波老师会拈轻怕重,会推脱,他总是能够在要求的时间内不打折扣的完成好,且从来不会为自己邀功。这是江波老师做事的能力,更是江波老师要把事情做好的态度和意志,这不更是一种能力吗?与江波老师相比,我们最缺少的就是这种想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好的能力,而不仅仅是能把一件事情做好的能力。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江波老师就是这样的君子。 江波老师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职务、名望、财富,这些常人所趋之若鹜的东西在江波老师看来都是俗累。2007年,理论法学教研室有一个副主任的空缺,只能在我和江波老师之间确定。实际上我们两个都无意争夺这个职务,当时是江波老师把这个机会主动让给了我,仅…

【悼】李铎:忆江波

李铎

      初识江波是在2008年的一次朋友聚会上,北京大学法学院的薛军教授因公回中南,几位好友为他接风,刚好我也出差武汉,因此有幸忝列其中。席间,偶遇江波,不曾想,从此一见如故,与江波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称江波为“易兄”,他则亲切的称呼我“李铎小友”。 因身处北大出版社的工作原因,每年春季和秋季我总要走访一些法学院校。武汉作为全国法学重镇,是我需要经常光顾的地方。同样,因为频繁造访各大法学院校,也因此有缘结识了一批怀有学术梦想,对学术充满敬畏之心、爱好读书的青年朋友,也因此加入了他们彼此在当地的频繁交流,形成的当地各种小范围内的“学术圈子”。在我看来,除了北京之外,其他省份中所谓的“学术圈子”主要集中在武汉、上海、重庆和南京。在这其中,武汉有一个活跃度较高的小圈子,其个中原因除了与凡哥近乎带头大哥“魏晋之风”的人格和学术魅力相关之外,更是与骨干成员江波兄的豪情仗义有着莫大关系。 每次去武汉,只要有时间,江波都会安排我与罗鑫、凡哥、杨昂、柏峰、廖奕等小聚,在光谷、华师等处江波寻访的武汉风味的路边店、大排档,在当地人熟知的东湖风光村歪脖树下,都留下了我们的欢声笑语。于我而言,每次武汉之行,工作之余与友人相聚,更像是一场心灵之旅;大家相聚一起,喝酒侃大山,好不快哉!每遇烦心事,和江波电话聊聊,江波平和的心态、超然的处事哲学总会让我一扫心中的愤懑。得此挚友,夫复何求?每次我邀请江波到北京玩时,江波总会说,“过一阵子就去,我的表弟也在北京,老让我过去呢”,没想到,一直希望能在北京招待江波的我,竟然永远失去了这样的机会,这是我一生的遗憾!! 江波不但为人仗义,做事尤其认真;在对待大家提出的问题时,从不轻易否定,但总能提出自己的独到见解出来,用“以独立之志,做合群之事”形容江波,恐怕再合适不过了吧。 这几天,看到朋友圈中以各种形式表达对江波的哀悼,读着那些令人无比感动的文字,我的脑海中一…

【悼】萧伯符哭江波贤棣(萧伯符诗二首)

萧伯符

    哭江波贤棣 萧伯符   噩耗惊传来,晴天劈炸雷。 南湖满愁色,江汉尽涌悲。 知交十五载,甘苦总相随。 法史同研讨,交流敞心扉。 做人真君子,重义当首推。 勤研真学问,赢得众口碑。 方期顶梁柱,岂料狂风摧。 恨天太不公,英年夺贤辈。 白发送黑发,心碎双泪飞。 从此天人隔,灵则千古垂。   痛悼贤棣易江波教授 愚师萧伯符泣挽   噩耗雷轰顶,晴天暴雨来。 白发送黑发,愚师不尽哀。 古田少青色,江汉尽含悲。 感物念所欢,踯躅南湖隈。 湖隈草萋萋,涔泪侵双题。 寂寞余孤影,日落白云西。 做人君子风,为学知行一。 桃李三千艳,史著九州期。 方望东海游,零落匪所思。 恨天太不公,英年夺贤知。 永诀从兹始,琴断凭谁听。 日夜思君远,天人灵永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