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专题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为新一轮司法改革指出了方向。这一轮改革才刚开始,还没有到评判其成效的时候,但现在更需要对一些具体的改革措施多一些务实冷静的思考,而不是盲目地“欢欣鼓舞”。

11篇文章

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方式领导政法工作(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

顾培东四川大学法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习近平同志指出,要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领导政法工作。这不仅是对党委政法委工作的要求,也是新时期党领导政法工作的指导思想、基本理念、基本原则和主要路径。   重大意义 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领导政法工作,是适应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要求提出的。其实质在于,实施好依法治国这个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既要坚持党对政法工作的领导不动摇,又要加强和改善党对政法工作的领导,不断提高党领导政法工作的能力和水平。 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领导政法工作意义重大。首先,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领导政法工作,体现了党自觉维护宪法法律实施的严肃态度和坚强决心,有助于坚定全社会对于法治的信心。其次,提高了党在领导政法工作中的权威。党把对政法工作的领导建立在法治基础之上,行之有据,为之有规。再次,提高了党领导政法工作的科学性。由于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同时也是理性的思维和方式,因而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的运用能够有效避免具体工作中的随意性,克服各种可能出现的偏差。   丰富内涵 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领导政法工作,具有丰富的理论和实践内涵,主要可概括为以下几方面。 保证党的政策与国家法律得到统一正确实施。在我国,党的政策与国家法律具有很高的一致性。但是,由于政策与法律各自具有不同的特性与功能,因而在实施中同样可能会出现某些脱节。因此,党对政法工作领导宏观上的目标或任务就是确保党的政策与国家法律得到统一正确实施。政法机关应及时把党的政策转化为政法工作的理念、制度以及一个时期的工作重点或主要任务。政法工作者尤其是司法人员在具体工作中,要善于把党的政策的精神和要求结合到法律实施与适用的过程之中,强化法律实施与适用的社会效果,维护政策与法律的权威。 遵守法律规定,依照法律规定行事,在法律框架内寻求解决社会矛盾的主要方法。各级党组织与政法机关在化解矛盾、维护稳定过程中,常常会遇到各种复杂情况或问题。善于…

法槌为什么重?

李晟

近日,《观察者网》刊发了一位基层法官的文章《欲执法槌,必承其重》。作者结合自己的日常工作体验对法官流失的现状分析了原因,表达了基层法官对现状的忧思。可以相信,文章对现实的描述是可靠的,表达的也是基层法官的真实想法。但有日常体验的真诚表述,并不能保证对事情的分析就一定更有道理。 亲身经历者的言论似乎不该由没有司法实践者来品头论足。不过,法学研究者和法官接受一样的法学教育,也很容易观察到同样的事实,更何况司法改革的倡导者与方案设计者不少也从未亲自做过司法裁判,因此,我还是不揣冒昧,发点议论。 基层法官常常觉得自己的司法工作不够“专业”。(资料图) 这位法官的描述和分析,围绕着法官职业的现实与理论之间的巨大反差。例如“与其他公务员的工作相比,技术含量较高的司法工作并没有带来差异化的工资待遇”;“与律师相比,同等的劳动并没有带来同等的价值产出”;“许多接受了多年正规法学教育的法官,在心理上难以接受这种不专业的司法工作”,等等。这些确实都是现实,因而也完全可以理解法官们选择离职的考虑。但是,面对这样的反差,是否要依据理论来寄希望于对现实的全方位改造,就像这位法官所说的:“需要改良的也许不仅是司法体制,还有西方司法制度移植的土壤”?或许还应该看的更仔细一些。 首先,成为法官和成为同等层级的公务员相比,法官是否要经历更严格的淘汰?这一点无法基于数据进行实证考察,但我们如果看法学院学生的就业选择,似乎不能充分验证这一点。虽然法官作为精英职业或许是理论上的共识,但如果一定要把当下的中国法官描述为需要过五关斩六将的“顶尖人才”,比同级别的普通公务员更为难得,这样的话说起来,至少在法学院的同学中间不够理直气壮。 更重要的是,与别的机关公务员相比,司法工作的技术含量有没有质的区别? 从经典的司法理论来说,这似乎是一个毋庸置疑的问题。但如果要讲理论,现代社会中许多新兴领域的法律治理,已经转移到了政府…

司法改革的理想与现实

李晟

随着中央深改小组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社会体制改革的意见及贯彻实施分工方案》,上海、广东等6个中央确定的司法改革试点渐次启动,司法改革这样一个始终受到关注与期待的话题,自然引发了更多的热议。 就司法体制而言,改革并非新鲜事,此番司改也只是长期以来的改革进行时之中的一部分。但在某些方面,新一轮司改方案的动作力度较之于从前确实不小,从中不难体看出决策者的理想与决心。不过,理想能否获得实现,还需要对照现实加以考察。 本次司改方案中最突出的特点,无疑是建立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的制度。 本次司改方案中最突出的特点,无疑是建立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的制度。对于这一改革举措,中央司改办负责人直言不讳的指出,其主要考虑在于“我国司法人员和地方法院、检察院经费按行政区域实行分级管理、分级负担的体制,不利于排除地方不当干预”。也就是说,垂直管理被视为排除地方不当干预,确保法院、检察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的关键举措。 对于检察权而言,其本身就具备许多垂直管理的特征,现行的宪法与人民检察院组织法都规定了上级检察机关对下级检察机关的领导关系,因而较为容易适应这一改革举措。但从作为司法权核心的法院来看,这一改革所追求的司法独立理想,会与现实产生怎样的碰撞,却值得进一步探讨。虽然关于地方党政部门对于法院的干预的批评长期以来屡屡见诸媒体,但如果因此就以为这是干预司法权行使的全部力量,则不免一叶障目。事实上,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的干预,同样值得高度警惕,甚至更应该努力排除。 在各个领域中,上级的“条条”与本地的“块块”之间的关系都颇为微妙,各自争取对下级部门施加影响,这一点不独见于法院。对法院而言,其条块关系存在一定的特殊性。虽然就现有规定而言,法院的干部管理体制以地方管理为主,上级法院行使协管权,但这一协管权却在实践运作中逐渐变得更为强势起来。 首先,…

改革前夜的司法边陲

辛比尔斯克-编辑推荐

法院百态 | 改革前夜的司法边陲 2014-08-25 来碗米粉 法影斑斓 作者的话:拖稿时间太长,再不交稿,估计就要被法影斑斓的胖编拉黑了。虽然我以码字为生,可是在这个专业法律人的地盘,还是内心忐忑。我只是个法盲单位的法盲记者,读不了万卷书,只好行万里路。阴差阳错的进入司法题材领域,写过各种匪夷所思的案子,去过一些稀奇的地方,问过一堆古怪的问题,或许有机会比普通人看到更多一点的复杂司法现实,所以也就麻着胆子写一写。这则手记,是两年前在怒江法院的采访经历,在原稿的基础上做过调整(我的原稿曾经公开发表过,如有雷同,非常正常)。作为记者,我能做的只是恪守本分,真实的记录我所了解的故事。这种司法边陲的原生态,在庞大的司法系统里也有价值和意义,而它的改革方向,需要各位专业法律人的智慧。     入乡随俗 去怒江采访是2011年12月。怒江州的全称是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境内没有机场,也没有高速路。从昆明飞保山,距离州府六库还有120多公里,目前唯一的二级路是2009年底才基本通车的。全州共4个县城,泸水、兰坪、福贡和贡山,后三者被称为“边三县”,就算到达六库,依旧山路迢迢。 从州府六库出发,一路往北。依次途经泸水、福贡和贡山。县城自然都临江,但村落散布在沿江两岸的崇山之中,所以传统固定时日的路边集市依旧保留着,当地叫做“赶街天”。村寨里的人要来赶集,近的走上一两个小时,远的要走上大半天,卖掉自家的农作物或者家畜,添置些土地里长不出来的生活必需品。一路上听的赶街天故事,大同小异,简单粗暴。死亡的诱因多半都是酒。怒江酒风的凶悍,在于一种难以理解的发自内心对酒的热爱。钱才刚到手就悉数换做了酒,在山路边就喝起来。或者醉倒在山路边,遇到温差大的冬日一觉冻死过去;或者酒桌上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手边摸到什么东西都当头砸过去,横生惨剧。 福贡法院院长文志辉做过统计,这个常驻人口9万的小县城,…

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

强世功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要]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最终目标是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熟定型。这首先就意味着推进中国宪政体制的成熟定型。只有在法治的基础上,真正处理好党的领导与法治的关系,处理好党的领导与司法权独立行使的关系,才能让党国宪政体制成为现代宪政体制的有机组成部分。在这个过程中,党必须发挥依法执政、依法办事、遵纪守法的模范带头作用,以党内法治带动国家法治,使得党规党法与国家律法之间形成有效互动,从而在中国古典礼法传统和现代政法传统的基础上,建设真正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